钱柜777娱乐客户端

【小说】真相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伦子 阅读:
前言:有些事情不一定听见就是真相,我们应该去了解事情是不是真实的,不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当你以为你失去的时候,其实它还在,当你以为它还在的时候,也许你就真正的失去了。希望通过《真相》能够受到启发。
  
  春天的江南小城是美丽的,风很柔和,空气很清新,繁华的大街上,人流如潮。
  
  “晓雪,原谅我,好吗?”电话里的声音低而沉重。
  
  “你相信我,我真的有苦衷,当年我···”
  
  “闭嘴,当年的事我不想提也不想听你狡辩,更不想再见到你。”苏晓雪朝着电话吼去,说完便挂了电话。
  
  晓雪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背靠在墙上缓缓的滑落,并且把头垂在膝盖上,周围的寂静更突显了她的伤痛。而电话的另一端又何尝不是一样的伤痛呢!
  
  一个面容憔悴的男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无奈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手无力的垂了下来。而另一只手上拿着一张不知是何时的相片,相片上笑的灿烂的女孩,正是刚刚挂断电话的苏晓雪。男人望着手里的相片,低声说道:“晓雪,对不起。”
  
  苏晓雪曾经以为自己永远也见不到他。可事事就是这么的无常,晓雪苦笑了一下,要是那天好友没有打电话给她也许就不会相遇。
  
  晓雪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听见了电话铃声在响,顺手从茶几上拿起手机。接听时没人说话,只是听见手机的另一头传来一阵一阵抽泣声。
  
  她开口问:“晓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哭得这么伤心。”
  
  “晓雪,王刚···王刚他···他和我分手了,我对他不好吗?为什么他要和我分手。”
  
  “晓月,别哭了,我早就跟你说过,他不是什么好人,你不相信,现在知道了吧!你为他哭根本就不值得。”
  
  “可是,当时他追我的时候对我很好啊!而且对我是言听计从,才几个月就和我分手了。”
  
  “好啦,别哭了。出来陪你逛逛街吧!就当散散心,缓解情绪。在我们常去吃的小吃店等,好吗?”
  
  “嗯”挂断电话的晓雪收拾一番,拿着包出门了。
  
  当她赶到的时候,发现晓月已经在哪里等她,她还在奇怪为什么晓月比她先到,晓月看出了她的想法便说道,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在这里了。
  
  看着她哭着红彤彤的眼睛,晓雪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坐下之后,听见她说,今天上午,王刚叫我出去,当我······然后就和我分手了。“哎,没有他还有更多好的等着你呢?对了红梅跑哪里去了,几天没看见她。”
  
  “出差,她没说吗?”晓月瞬间忘记了分手的事情疑惑的看着晓雪。
  
  “我忘了,前几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忙没有接电话,也忘回复她了。”
  
  “哦,晓雪,陪我到以前和他去的地方吧,我想在走一遍然后忘记他。”苏晓雪担忧的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离开小吃店之后,她们去了许多地方,不知不觉晓月带着晓雪进入京都大酒店,“晓雪,这家大酒店有很多好吃的,我和他第一次来的时候,这家招牌菜特别的好吃,而且这家老板对客人很热情。我们在···”
  
  “好啦好啦,还是点东西吃吧!老板,招牌菜两人份的。”
  
  “好,你们稍等。”十多分钟后,两碗面都端在她们的面前,面上有一颗煎成桃心的鸡蛋,一朵蘑菇等等,闻起来很香,瞬间让人起了食欲。
  
  晓雪让老板加点辣椒抬头一看,筷子瞬间从她的手中落下,“你···你···”晓雪惊讶的看着送面的男人。
  
  男人看见她时候,脸色突然变的煞白,手中的餐盘瞬间掉落,周围嘈杂的声音并没有发现这一幕,只有晓月盯着这两人,感觉他们怪怪的。
  
  刚想说话的她被男人的声音打断。“晓雪,是你,真的是你吗?我···我···”话音未落“老公,快点,你在干嘛?这里还很忙。”
  
  “马上。”听见这话,苏晓雪如海浪般潮涌的心突然归于平静,带着怨恨的眼神看着他,放下钱拉着晓月在男人还未做出反应下就离开了,当男人追出去时已经没有人影了。
  
  “晓雪,慢点、慢点,那个男人你认识吗?”晓雪立刻停下来,说:“没什么,晓月我先回去了。”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晓月觉得莫名其妙。
  
  隔了一段时间,苏晓雪从周围人的话里才知道。原来,当年男人离家之后没多久就再次组建了家庭。她只觉得自己可悲,一直期盼着的爱,却又那么的可笑,她无法原谅那个男人,所以当那个男人来找她的时候,便有了开始的一幕。那个男人就是她的父亲,名叫叶洪峰,是她原来一直需要的依靠。
  
  那段时间,苏晓雪除了上班之外,几乎没有外出过,因为她的心情很复杂。为了避开她那所谓的父亲,她决定请假出去走走散散心,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她打算去哪里。
  
  两天后,晓雪离开家准备出发,打开门的时候,又看见那个男人坐在门边等着,苏晓雪转身离开,叶洪峰看见苏晓雪后跟了上去,“晓雪,你背着包要去哪里。”晓雪看了他一眼,一副爱理不理样子,趁着他发神的瞬间,拦了出租车离开。
  
  坐在车上的晓雪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看着车窗外的花草树木,晓雪决定回自己成长的地方。
  
  走在宁静的山路上,看着山村独有的景色,她顿时觉得心旷神怡,忘记了先前一切发生的事情。回到山村,望着凄冷寂静的家,晓雪愉悦的心情瞬间低落。沉默的过了几天,苏晓雪便离开,往山上走去。沿途看见一些正在劳动的农民,有一起劳作的夫妻,有帮忙的小孩子等等,虽然辛苦却散发着淡淡的温馨,让晓雪很羡慕,她静静地站在远处凝望着这一幕,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周围宁静和谐的氛围,也把苏晓雪从凝望中拉了出来。
  
  “喂,晓月,什么事。”“死丫头,你跑去哪里了,电话关机,去哪儿又不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会很担心啊!”晓月咆哮着。
  
  继而又语重心长的说道,“晓雪,有些事不是你躲着就能解决的,如果不面对现实,那么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晓月,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晓雪淡淡的说道。
  
  “额,你怎么知道。你走了没多久,就是上次我们去的那家大酒店的叔叔来找过我,简单的说了你和他的关系,看他的情形,他真的很担心你。”
  
  “晓月,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晓月,我要吃饭了。”
  
  “好吧,等你回来再说,我也去吃饭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晓月回想着那天她刚下班,便有人叫住了她,晓月回过头看见是上次在大酒店里碰见的男人,本打算离开但想起晓雪那天的表情,问她又不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了了解事情真相,晓月选择听他说个所以然。只见那个男人说道:“小姐,你好!你是晓雪的朋友吧。”晓月嗯了一声,见他继续说道:“我是晓雪的父亲,我姓叶,名叫叶洪峰。”
  
  “姓叶,为什么不是姓苏。”
  
  “我离开了晓雪的母亲,所以····,你能告诉我晓雪的电话号码吗?她现在躲着我,也不愿见我和我说话,我想······”
  
  “不好意思,我想我不能给你电话号码,因为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会帮你询问一下。”晓月说完,看了手机的时间,继续说道:“不好意思,我有事,要走了。”
  
  “没关系,你先走吧,谢谢你。”叶父带着小小的激动的说道。
  
  苏晓雪望着被挂断的手机,说了一句真是急性子,想了想,哎,晓月说的对,有些事不是能躲就躲得了。在这里也几天了,该回去了。想通了,她的心情没有这么郁闷,便转身离开。
  
  躺在床上的苏晓雪已经没有一个月前的烦躁,围绕她的只有淡淡的忧伤,她决定不再躲避,勇敢的去面对。
  
  想起在回来的路上遇见林嘉和林浩,记起今天和他们约好出去玩晓雪特别的兴奋。他们两兄妹性格直爽,和善,特别是林嘉身上散发着亲和感。让晓雪很想去靠近她,晓雪给晓月打了电话让她和自己一起去。
  
  她们几个相约在公园。“晓雪,这边。”林嘉的话音响起,苏晓雪牵着晓月的手走了过去。“嘉嘉,林浩,你们来这么早啊,这是晓月,我的好朋友。”晓雪说完,晓月插嘴说道:“呵呵,你们好!”林嘉道:“你好,我们去公园里面逛逛吧,听说里面的风景很漂亮。”大家都说好。
  
  他们走进去后,发现公园里面特别的宁静,人并不是很多,他们边走边聊。
  
  突然,林浩说:“晓雪,晓月,我们下次再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们兄妹要离开这里了。”
  
  “啊!你们要走”晓月惊讶的说。
  
  “恩”林嘉有点难过的说道:“有缘还会在见。”
  
  “嗯,相逢即是缘,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见的。”晓雪肯定的说道。
  
  天色渐渐的暗沉,于是他们各自都回家了。
  
  走到门口的晓雪又看见男人坐在门口,不等男人开口,苏晓雪冷淡的说道“进来吧。”便走了进去。而外面的男人特别的激动,这是晓雪第一次叫他进屋,便快步的走了进去。
  
  望着晓雪倒水的背影,叶洪峰搓着手,内心不安的坐在沙发上,像在等待命运的宣判。苏晓雪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有话想对我说,现在我给你机会,抓紧时间说吧。”
  
  叶洪峰唯唯诺诺的望了她一眼,又快速的低下头去,开口说:“晓雪,我知道当年你认为是我对不起你,当时我真的是有苦衷的。我··”
  
  “如果你是想说这些那就不必了。”晓雪打断叶洪峰的话说道。
  
  “不是,我知道当年不该这么做,给你带来了伤害,你原谅爸爸,可以吗?小时候你最喜欢和我一起出去玩,我上班比较很少花时间来陪你,明天你有空吗?我们去爬山,好吗?”
  
  “说完了吗?”晓雪冷冷的看着他继续说道:“如果你想说的就这些,好了我也听到了。明天我没空不能去,原谅你,也不可能。你走吧,以后不要来了。”
  
  “晓雪,你原谅我,原谅我,不然我会愧疚一辈子的。”叶洪峰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苏晓雪无视他说的话,房内的氛围瞬间安静下来。
  
  晓雪看着电视喝着酸奶,叶洪峰流露出不安的眼神,隔了好一会儿,晓雪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再次说着:“你走吧,以后别来了,我不会原谅你,也不打算原谅你,请你不要来破坏我现在的生活。”说完,趁叶洪峰还未回答的瞬间把他赶出了家。
  
  “砰”的一声,站在门外的叶洪峰伤心的看了看门口,叹了口气,还是转身默默的离开。
  
  房里的苏晓雪沉重的坐在沙发上,回味刚才的对话。摇摇头,“哎,算了,算了,不想了,再想也没什么意思。”看了钟一眼,然后回房间休息。
  
  回到家的叶洪峰一言不发的坐在凳子上,他的妻子李琴看着他一脸沮丧的样子就知道又没有戏,便轻言细语的说:“老叶,别想了,当年你这么做也不是你的错啊,解释清楚,孩子她会明白是非的。”望了一眼担忧的妻子,叶洪峰开口说道:“哎,晓雪,这孩子真的很执拗,和她死去的妈很像,当年···叶宇的出现打断了叶洪峰想要说的话。叶宇端着杯子看见叶洪峰说:“爸,你回来了,晓雪妹妹原谅你没啊!”叶洪峰摇摇头,李琴看见他很疲惫的样子,就说道:“儿子,你爸累了,你快去休息吧,我们也要睡觉了。”叶宇听见后,接了一杯水走回了房间。
  
  “晓雪,吃早饭了吗?”何雪看着苏晓雪的脸色有点苍白。
  
  “没有吃早餐,我去给你买点好吗?”
  
  “谢谢,不用了,就是老毛病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苏晓雪虚弱的说道。
  
  看她脸上拒绝的神色,何雪摇摇头就回在座位上。
  
  与对面的晓月眼神交流,然后各自都哀叹了一声。
  
  听晓月说晓雪的父亲出现之后,晓雪就越来越不对劲,一点都不像以前那样的活泼开朗。但她们俩也无可奈何,因为晓雪不愿意对她们说她的往事,她们也不能去触碰她的伤痛,她们感觉无能为力,只有等她自己愿意,本以为还会等很久才能知道,没想到会这么快。
  
  上班的时间过的很快,只见每个人在办公室低着头不停的打着字,接着电话,或者走来走去。
  
  下班后,三人坐在甜品店里,品尝着甜品,但是何雪和晓月心里却在想苏晓雪让她们在这里有什么事。何雪正欲开口时,晓雪说:“何雪,晓月,今天叫你们来就是想告诉你们我心里藏了很久的秘密,我的心里真的很难受,也很迷茫。”
  
  晓雪回想童年时,在那个美丽宁静的山村,妈妈说:“晓雪,跑慢点,别摔着了,看着路。”妈妈看着奔跑的小晓雪,担心的说到。晓雪高兴地说:“妈妈,妈妈,快点啊,你追不到我”。妈妈微微一笑。她们来到自家的田地,妈妈拿着带来的工具对着土地的晓雪嘱咐道别乱跑只能在周围玩。晓雪听话的点点头,也不知过了几个小时,苏妈的汗水大颗大颗的往下落。苏晓雪拿着帕子和水拿到苏妈的面前:“妈妈,休息一会儿,喝点水吧!”“好孩子,再等妈妈一会儿,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好吗?”“妈妈,为什么爸爸不回来帮忙,为什么其他家里的人都有爸爸在劳作。”那是因为你爸爸在外面打工,不回家。他要很久才回来一次。你要听话。“哦,怪不得很久才见到爸爸一次。”话音刚落,便听见浑厚的男声传来,晓雪,爸爸回来了。苏晓雪快速的跑了过去,叶洪峰立马抱住了她,爸爸,你什么时候才走啊,这次爸爸会在家多呆几天的。恩,太好了。第二天,叶洪峰带着晓雪去爬山,他们父女来到了山脚,叶洪峰对晓雪说:“孩子,今天我们往山上爬,但是,爸爸不会背你,也不会牵着你上去哦,到时候别哭鼻子。”“不会。”晓雪肯定的说道。不过这份坚持只维持了一个小时,一小时后他们来到半山腰,晓雪坐在地上,耍着赖对爸爸撒娇,爸爸,你背我嘛,你背我嘛。这时,叶洪峰背着她并没有责备晓雪,而是语重心长的对晓雪说:“孩子,你要学会坚持,终有一天你会长大,你要自己去面对所有的困难,所以不要轻言放弃,一定要坚持。”是懂非懂的晓雪茫然的点点头。不过,几年后的一件事让晓雪明白叶洪峰当时对她说那一番话有多么的重要。
  
  晓雪看着两个茫然的好友,解释道,开始我以为爸爸只是为了鼓励我要坚持的走下去,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我是错的。“爸爸,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她一来,妈妈就哭,你是不是惹妈妈伤心了“。
  
  苏甜把孩子带到房间去,有些事情别让孩子听见,孩子还小。为什么不让我听见。苏甜拉着晓雪就往里屋里拽。晓雪,听妈妈的话不准出来。不然妈妈就不要你了。
  
  妈妈···砰的一声,苏甜关上了门。
  
  “苏甜,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你还是把离婚协议签了吧。”
  
  “我不签,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值得你抛弃我们一家吗?”
  
  “她好不好不需要你来判断,但是你自己做过什么你最清楚。”
  
  “别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不知道,如果不是你太过分,也许根本不会有这么一天。”
  
  “所以,你才故意找了这个女人,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破坏你在女儿心中的形象,我宁愿她恨的人是我。”
  
  不过,晓雪只听见离婚签字这话之后,就躺在床上哭泣并没有听见后面的话。不然,她现在也不会这么恨着她的父亲了。
  
  “当我醒来之后,只看见了妈妈一个人在哭泣,父亲和那个女人都不见了。从那之后我在没见过他们,妈妈也因心力憔悴没有几年就去世了。所以我把叶改为苏了。”
  
  听了苏晓雪的话,何雪和凌月脸上浮现出伤感的表情,何雪看着流泪的晓雪,抽出纸巾对晓雪说:“难怪你连见也不想见到他,可是晓雪你也应该释怀了吧,过去这么久,你如果还记在心里,痛苦的是你啊。”
  
  苏晓雪看着没有说话的晓月,说:“晓月,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晓雪,站在你的角度,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如果是我,我也不会原谅他。但是站在朋友的角度,我希望你能够快乐,希望你能够敞开你的心扉,不要沉浸在悲伤的过往,过去始终过去了,你试着去原谅他吧!”晓月慢条斯理的说着,却很有道理。
  
  苏晓雪喝着果汁,沉思了很久,在何雪和晓月沉不住气的时候,晓雪开口说:“也许你们说的对,事情也过去这么久了,毕竟他和我有那么一层关系,我会尝试一下的。但是,我不能保证自己是否能够战胜我的内心。”
  
  “嗯,不管结果怎么样,你肯迈出第一步我们已经觉得很好了。好了,天也渐渐晚了,我们先回家吧!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凌月说。
  
  等到苏晓雪走了之后,晓月和何雪才开始交流,“何雪,你觉得晓雪会不会原谅那个男人。”
  
  “不知道,但是依照晓雪的个性,我觉得她不会轻易地原谅他,因为晓雪表面看起来很坚强。但是,她的内心还是很脆弱的,今天她能够轻易地说出她的伤痛,肯定也是想了很久的。我还是认为我们应该多给她一点时间,时间是磨合伤口的最佳良药。我们应该相信她,回家吧。”何雪说完。拦了一辆出租车就离开。
  
  晓月在她离开后,也回家了。
  
  本来苏晓雪觉得原谅叶洪峰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是,当她看见他们圆满的一家之后,她才发现原谅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叶洪峰从晓月哪儿得知苏晓雪有原谅他的趋势。
  
  于是,他准备了晓雪最喜欢的菜式来到她的家。恰好今天放假的晓雪看着叶洪峰又来到了她家,想起她对好友说的话,所以她愿意尝试给叶洪峰一个机会,就让叶洪峰进了家。
  
  叶洪峰拿着菜放在桌子上,对着坐在沙发上的晓雪说:“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菜,有番茄炒鸡蛋,麻婆豆腐··”“谢谢,你吃饭了吗?我刚好做好了饭,一起吃吧!”
  
  晓雪的语气没有以前那么的冲,说完就去厨房拿了两个碗,看着站在一旁的有些局促不安的父亲,她随口说了句坐啊。叶洪峰激动的说不出一句话,只好点点头。苏晓雪吃着吃着就开始说着,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释怀。但是,我不会像以前那么排斥你,也不会躲避你,我的朋友说的对,我会尽力放下。
  
  听见这番话的叶洪峰很高兴,我知道让你一时放下不会这么容易,但是我不会逼你,也不勉强你。“嗯,我明白了。”沫沫淡淡地说道,吃饭吧。
  
  吃完饭后,叶洪峰和晓雪谈了很多,但多半都是叶洪峰自己在说晓雪只是点点头。叶洪峰发现晓雪对他的话题不感兴趣,就结束了话语,“晓雪,晚上来我家吃饭吧!”叶洪峰带着恳求的语气说。
  
  “好!”
  
  “那我就先走了,我去准备准备。”叶洪峰说完就离开了。
  
  看着叶洪峰的离开,晓雪内心还是很纠结。
  
  她躺在床上静静地想着,虽然答应去吃晚饭,但是晓雪的内心还是不想去见他的家人。想着想着晓雪就在床上睡着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晓雪起身收拾一番就出门了。
  
  “老叶,晓雪会不会来啊,都已经六点过了。”李琴着急的说道。
  
  “是啊,爸爸,晓雪妹妹到底来不来啊,会不会是骗你的啊!”叶宇也着急的说。
  
  “会的,她今天答应了我的。”叶洪峰底气不足的说道。
  
  话音刚落,门铃便开始响起。
  
  “来了,来了”叶洪峰高兴的说:“快去开门,快去开门。”叶宇着急的心情瞬间平静,快速的走向门边,打开了门。看见站在门外的苏晓雪,脸上浮着开心的笑容说:“欢迎,欢迎。”
  
  晓雪拿着水果白了他一眼,走了进去。
  
  “晓雪,来,坐在桌子上,我们开始吃饭了。”
  
  “嗯。”
  
  本来桌子上的叶洪峰,李琴,叶宇三人最初拘谨的吃着饭,仿佛他们三个才是客人。但是,看着晓雪脸上没有不耐烦的表情,他们也就像平时吃饭一样。开始随意的说,随意的夹菜,不知不觉就好像忘记了苏晓雪的存在。
  
  晓雪看见自己根本融入不到他们的世界,也感觉到他们的幸福,她的内心从冷静瞬间波涛汹涌起来。
  
  对叶洪峰的怨恨如雨后春笋一般飞速生长。心想,为什么你们可以这么幸福,可是我和母亲却过得这么艰苦。
  
  “砰”的一声,晓雪放下碗筷。
  
  他们愣了一下,苏晓雪看了他们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转身离开。
  
  “晓雪,晓雪,等一下,怎么了。”叶洪峰小心翼翼的说。
  
  “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世界,我融入不到你的世界,尝试了也很难做到,看见你们幸福的一家,我就想起当年我也有,可是现在没有了。”羽沫难过的说完就走了。
  
  回到家的晓雪大哭了一场,她望着过世母亲的照片,说:“妈妈,我该怎么办,我的心真的好难过,我想原谅,但是我真的不能释怀,妈妈,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哭着哭着晓雪睡着了。
  
  “晓雪,这几天你的心情都不好,不如和我们出去散散心,爬爬山怎么样。”何雪担忧的看着她说。
  
  晓雪沉思了很久,无力的点点头。看着何雪,晓月高兴的说了一句,我去请假就离开了。
  
  几天后,她们来到了常去爬的一座山。站在山脚,苏晓雪无意间看见了一对父子,恍然间,好像看见了当年的自己和父亲一起去爬山的场景。
  
  晓雪摇了摇头,晓月看见她摇头关心地说一句:“怎么了,晓雪,不舒服吗?”
  
  “没事。”她们三人走上了阶梯。
  
  沿途上,她的两个好朋友不停的说些笑话给她听。但是,她也只是敷衍的笑笑,一路上的她并没有许多话,只是默默的走着,看着沿途的风景,越往上她的心情越是沉重。
  
  在半山腰的时候,她又看见了山脚下的那对父子,多么熟悉的场景,只是主角换成了其他人。听见那个小男孩的父亲也是因为孩子不能够坚持的爬上去而在鼓励他坚持,让晓雪更加觉得,很多事情是不能还原的,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历史也不能够在重演一次。
  
  站在半山腰的晓雪望着山脚,看着葱郁的树木,看着努力向山上爬的人们。
  
  晓雪感受到了他们的欢乐、幸福的气氛。她轻轻的拥抱了站在她身边的好友,感激她们不断的鼓励与支持。何雪和晓月看着拥抱她们的晓雪,挠挠她们自己的头,感觉莫名其妙。但是,她们感受到了晓雪的心情不再那么沉闷。
  
  苏晓雪放开了心情,对着她们俩说:“继续吧,让我们以最短的时间爬上去。”说完。晓雪就向上跑去,快来啊!何雪和晓月两人对视了一眼,无语的笑了笑,追了上去。不知不觉的到达了山顶。
  
  微风拂过,她们三人坐在地上相视而笑。这时,晓雪简单的说出了那天发生的事情,并且对她们两个说出了心里想法。“你要离开,晓雪。”晓月惊讶的说,何雪却表示赞成。但还是希望晓雪能够对她的父亲说明白,以前的美好即使不能还原,也不能够不明不白的消失,这是原则。晓雪说:“我会对他说明白的,走时我会告诉你们,不要担心我了。”
  
  苏晓雪站起来看着远方,闭着眼睛,回想着小时候和父亲放风筝的美好事情。可是,她明白即使所有的事情在做一遍,也无法还原以前的感受,也无法回到过去。
  
  叮···叮···
  
  叶洪峰看见手机上的号码是苏晓雪打来的,立刻接通了电话,“喂,晓雪,怎么了。”叶洪峰带着开心的口吻问道。
  
  “我有事情给你说,明天早上我在京都大酒店等你,我还有事先挂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叶洪峰呆呆的看着手机还没有反应过来,木讷的坐在沙发上,想着明天晓雪会对他说些什么。
  
  因为这个电话叶洪峰一整天都是浑浑噩噩的,期待明天的到来。
  
  “老叶,你今天起这么早干什么。”李琴被叶洪峰动静闹醒,语气不满的说。
  
  “晓雪,约我去京都大酒店有事情给我说,也许她原谅我了。”
  
  “万一不是呢?你兴奋什么,还不知道她到底要对你说什么。”
  
  “你那张嘴···不给你说了,时间快到了,我先走了。”
  
  看着急急忙忙走出去的叶洪峰,李琴无语的摇摇头,有什么可兴奋的,然后倒头继续睡觉。
  
  叶洪峰坐在大酒店内,看着还有一刻钟才到约定的时间,他的心底有些许的着急。
  
  隔了一会儿,看见晓雪的身影出现在大酒店的门口,他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不祥的预感,稳了稳心神的他,对着晓雪打了招呼。
  
  晓雪坐在他的对面,叶洪峰自己也不知为什么突然想逃避。但是,看着晓雪的眼神,只能硬着头皮呆坐在那儿。苏晓雪看了叶洪峰一眼,开口说道:“我约你来是想告诉你,我打算离开这里了。”
  
  “什么,你要离开,为什么,是不是我哪里没有做好。”
  
  想了一会儿的晓雪回答:“你知道吗?曾经你是我的骄傲,我为有你这样的父亲而自豪,可没想到美好的一切都被你给打破了,你带来的一切让我陷入了黑暗的深渊,我感觉人生像笼罩在一片迷茫之中,妈妈的离去终于让我振作,使我明白没了父亲我一样可以生活的很好。但是,你的出现又打破了我舒适宁静的生活。我一想到以前那段时间内心是一阵凄凉。本来我也想听从好友的话尝试着原谅你。当我去了你的家之后,我才发现我做不到,你现在有幸福的家庭,你的日子很圆满,如果我插入了你的生活,就是破坏了你家庭的宁静,何必呢?也许以前你的选择早已注定今日的结果。”
  
  叶洪峰带着颤抖的声音:“晓雪,当年是有苦衷的,当年伤害你的不是我,而是你的妈妈,真的。”
  
  “住嘴,你做错的事情尽然说是妈妈,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冷静一下听我说好吗。”
  
  “我不想听,就这样吧!”苏晓雪转身跑了出去。
  
  叶洪峰在后面追着出去,晓雪,别跑,小心车。“砰”的一声,摔倒在地的晓雪转身看着一脸血的叶洪峰,惊呆了也吓傻了。脑袋一片空白的她不知是怎么来到医院的,直到医生告诉她要做好心理准备,她才回过神来,立马给李琴打电话说明了事情。李琴接到电话立马赶到医院,看见呆呆的晓雪,本来很气愤的李琴瞬间火就熄灭了。手术灯灭了之后,医生说了一句:“尽力了。”转身离开。李琴哭了,苏晓雪瞬间摔倒在地上懵了,晕了过去······
  
  当苏晓雪醒了之后,看见周围一片白色,她才明白自己现在在医院,打开门的何雪看见晓雪睁开眼睛很高兴的说到:“羽沫,你终于醒了,你昏睡了几天了,我和晓月很担心你,晓月她去上班了。”
  
  “小雪,他···他···是不是···”
  
  “嗯。”
  
  听着何雪低低的一声,晓雪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脸颊留了下来,无声的哭泣使得房间的气氛特别的低沉,何雪看着低沉的晓雪:“晓雪,和你没有关系,不要自责好吗?你也不想的,不是吗?”
  
  “如果当时我没有跑出去,如果当时我能够冷静一下,如果···都是我的错,我想去李琴那儿。”
  
  “晓雪,还是过几天去吧,你才刚刚醒,不宜操劳呀。”何雪担忧的说道。
  
  “没关系。”说完就起身下床。
  
  看着执拗的苏晓雪,何雪只能依着她。
  
  来到李琴家时,李琴看见苏晓雪没有怨恨,也不想和她起争执,只是很淡然的叫她坐下。还不等苏晓雪说话,李琴便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怨恨我,也怨恨你的父亲,但是现在他为了救你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我希望你能原谅他,当年你以为错在你父亲和我。可是,你从来没有想过错在于你的母亲。”
  
  “你说什么,错在母亲。”
  
  “没错,错根本不在你的父亲,而是你的母亲。当年,你的父亲在外打工,每月都会寄钱回家,因为很久没有见你,又想起了和你约定,所以你的父亲请假回家来陪你。但是,当他回家之后,才知道你的母亲有外遇了,气愤地转身就离开了,等你回家的时候,你的父亲已经回到上班的地方。回来之后,越来越生气的老叶选择和你的母亲离婚还要你的抚养权,但是你的母亲不同意,而你和你的母亲很亲近,所以老叶选择自己承认有外遇来离婚,就是不想伤害你和苏甜的感情,可是······”听完之后,苏晓雪很震惊。
  
  “你说的是真的,不可能,不可能,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老叶都走了,我还骗你干嘛?老叶很爱你,可是你呢?你一直在伤害爱你的父亲,我真替老叶很不值。”
  
  晓雪不知自己是怎么离开李琴家。几天后,站在叶洪峰的墓碑前,晓雪流着眼泪,手里拿着鲜花,心里说着:“爸爸,对不起,我一直冤枉你,错怪了你,原来你在我的生命里是那么的重要,为什么你在的时候,我不懂得珍惜,失去你之后,才发现我做的有多么的蠢。爸爸,我好傻是不是,你的女儿是不是让你很失望,以前我以为早已失去了你的爱,当李琴阿姨说了真相之后,我才真正知道失去了你的爱······”
  
  “叮···叮···“闹钟响了。
  
  醒来的晓雪发现自己又梦到了以前发生的事情,眼角的泪珠划落,才惊觉已经过了好几年了,当年的事情历历在目。每次回想,她的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失去的爱终究回不来,梳洗一番的晓雪,吃了早餐就去上班了,因为她的父亲也希望她能坚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