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777娱乐客户端

《欲望【2】》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By本人已死 阅读:
文/本人已死
  
  一文/本人已死
  
  一
  
  第二天,我起的比一般要早半个小时。
  
  昨晚一晚上没有睡好。
  
  我匆忙穿好衣服,吃完饭,就出了门。
  
  今天星期五,我干值日,所以我这天不会骑车。
  
  我来到了教室,一进门,就飞来一块糖,我一把抓住。
  
  远处的陈家豪冲我笑,一看就是他扔的。
  
  后面的人都快来齐了,前面的人就没来几个。
  
  我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拿出课本装着样子复习。
  
  “哎,那啥,杨立新昨天一直都没回家,你们知道这事吗?”陈子明说道。
  
  “知道,不知道她去那里了,听说她家长急的报警了。”陈家豪说道。
  
  “不,人家警察不给查,得满48小时才行。”李艳君说道。
  
  我同位听着,说道:“唉,警察不靠谱!”
  
  我没有插嘴,默默地听着。
  
  一会儿,上课了。
  
  老师拿着课本,在讲台上一站,没人说话。
  
  第一节是数学课,我们后面的同学还挺放松,该玩手机的玩手机,该看小说的看小说,还吃着零食,悠闲自在。
  
  好不容易到了下课,我对我同位,韩婉月说道:“帮我交下作业。”
  
  我走出了教室,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他们在哪里讨论。
  
  “今天杨立新没来啊。”陈子明说道,“这货死哪里去了。”
  
  我有点不相信,环顾四周,发现杨立新今天确实没有来。
  
  我有点惊讶,又有点疑惑。
  
  电话不通…再见…不在服务区……
  
  什么意思?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思考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只好作罢。
  
  第二节课上英语课,这是班主任的课,所以我们就有所收敛,最多看看手机。
  
  班主任李化群,看起来特别温顺和蔼可亲,说话细声细气,在别人看来是个优秀的老师,在我看来就是个贱人,背后训起人来,像一条疯狗。
  
  二
  
  整个上午都没有见杨立新来到学校。
  
  我在想:难道她和家里闹什么别扭了?离家出走?
  
  加上“再见”,不会是……自杀?
  
  “不可能吧,她不应该啊。”我自言自语道。
  
  我们跑完操,关于杨立新的事情说的人就很少了,都忙着自己的事情。
  
  我和赵瑞峰边走边聊着游戏的事情,这时候顾怡宁从远处跑了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笑道:“昨晚干嘛去了啊?”
  
  我还没有回答她,赵瑞峰却一脸奸笑,“你俩慢慢聊,盖俊有我看好你哟!”说完,赵瑞峰屁颠屁颠的跑掉了。
  
  顾怡宁捂着嘴呵呵的笑道:“调皮。”
  
  我也是醉了。
  
  “说,昨晚干什么去了?”顾怡宁换了副严肃的表情说道。
  
  “和哥们一起玩。”我淡淡的回答道。
  
  “在我家玩不也一样嘛,跟他们玩干啥。”顾怡宁说道。
  
  我听了这话,其实心里面有点生气。
  
  “唉,女的不懂,什么叫兄弟。”我叹了口气,回答道。
  
  顾怡宁嘟起嘴,“哼”了一声,走开了。
  
  我回到教室,喝了口水。
  
  杨梦瑶,陈子明,崔小双,冯龙飞,朱振宇,李艳君和韩婉月他们几个,在后面跟陈家豪闹的不亦乐乎。
  
  我自己静静的在座位上看着空间动态。
  
  孙雅宁在一旁和她的同位疯狂的抄着作业,赵瑞峰在前面认真的做着作业,这就是差距啊。
  
  今天是星期五,上午的课我不怎么喜欢,下午的课倒是不错,可以随便欢乐的玩耍。
  
  周末要写卷子,由于今天没有物理课,所以物理卷子早发了下来,我可以看到顾怡宁那笔在飞速的走动。
  
  第三节是语文课,我们后边还是照常进行,不过比平常要隐蔽,因为这个婊子老是跟班主任告密,典型的老婆子嘴。
  
  上课前要考一道数学题,这条破规矩也班主任规定的,说是数学老师年纪大了,要提拔我们的数学成绩,才能让她开心。
  
  不仅如此,她还处处向着数学老师,整天跟她来往。
  
  我就他妈的怀疑了,数学老师咋地了,她就对数学老师那么好,还他妈让我们做个破题?真是够够的了。
  
  课上,我随便的记着笔记,我同位那位,对着我的课本逼逼叨叨半天让我抓紧做着笔记。
  
  后面那俩,玩的很开心呐,笑声听的一清二楚。
  
  上课总是无聊的,特别是语文课,看着那张嘴一张一合说个不停,我就特别想睡觉。
  
  所以,每次语文课,我基本上都会睡上半节课的觉,下了课就会觉得特别精神。
  
  第四节课是化学课,这课也特别烦人,化学老师用很浓的方言来给我上课,加上是个年仅五十的老婆子,叨叨起来根本睡不着觉,反而觉得特别刺激神经。
  
  化学课讲的东西,我一点也听不懂,就在课本上写着一段段文字。
  
  无聊了,就看看手机。
  
  终于,熬到了下课,化学老师才把卷子发了下来,一块发的,是数学卷子。
  
  我拍拍赵瑞峰的背,他转过头来,我对他说道:“物理,化学,数学就靠你了!”
  
  “哎,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赵瑞峰爽快的答应了。
  
  我站起身,刚踏出两步,顾怡宁就拿着物理来找我了,“诺,物理。”
  
  “不用了,赵瑞峰写了。”我说道。
  
  “哎呀,等他写完还早呢,先抄我的吧,我的正确率高哦!”顾怡宁说道。
  
  我看了看赵瑞峰,赵瑞峰摆了摆手,我就把卷子接了过来。
  
  我走出教学楼,顾怡宁才从后面跑了过来。
  
  我没有理她,把她当做不存在。
  
  顾怡宁见我没有理她,就拍了一下我问道:“今天,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啊?”
  
  “你傻了啊,很正常。”我说道,其实我脸色确实不正常,这点我心里明白,因为杨立新的那件事我还是没有搞明白。
  
  我让顾怡宁先回家,我自己去杨立新的家里去问问。
  
  我到了杨立新她的家门口,敲了半天才有人过来开门。
  
  “阿姨好,我来找杨立新的。”我说道。
  
  阿姨看了看我,说道:“盖俊有啊,杨立新她昨天一直没有回来。”
  
  我接着问:“那她去哪里了啊?今天没有来上学,我们都挺担心她的。”
  
  “唉,昨天下午去上了学,就没有回来过,这孩子…”杨立新的妈妈叹息道。
  
  “哦,那,阿姨打扰了,阿姨再见!”我道了别,就往家走。
  
  到家以后,整个一中午我都在想这个问题,杨立新到底去哪里了?
  
  一天了,没有回来,还在外边过夜,这不符合她的作风。
  
  我甚至想到她会不会被人劫持了随后,我觉得这几率也太低了吧。
  
  我再次拨通了杨立新的电话,这次还是不在服务区。
  
  我把手机往一边一放,躺了下来。
  
  三
  
  下午,阳光不是很强烈,有微风相伴。
  
  我来到了教室,坐到了位子上。
  
  赵瑞峰见我一来,把化学卷子和数学卷子往我桌子上一撂,来了句“随便抄!”
  
  我看到卷子,才想起来物理还没有写,又赶紧拿出物理抄了起来。
  
  抄到上课,我还剩下数学。
  
  我特意的往杨立新的位置看去,以为她下午会出现,结果那里依旧是空的。
  
  这节课上历史,需要挨个起来背诵,所以我不得不提起精神。
  
  只要熬过这节课,剩下的课就放松了。
  
  很快,轮到我背了,我同位把书往前一放,正好能让我用余光看见,我就这么照着读了出来,老师根本没有察觉,这种小伎俩百试不厌。
  
  我背完,就玩着手机,准备要下课的时候,窗户外面一阵骚动。
  
  我放下手机,往窗外看去,发现来了很多警察,还有校长和一些学校领导,全部都快步往教学楼后边去了。
  
  我有点被震惊,看的一头雾水,准备下课去看看。
  
  同学们的目光也都被吸引了,议论纷纷,直到老师喊了句安静才停下来。
  
  还有两分钟下课,我在心中默默地数着,做好了一下课就冲出去的准备。
  
  终于,下课铃一响,老师一走,我就离开了位置。
  
  同时,班上大部分人都跑出去看热闹。
  
  我们来到了教学楼的后边,我发现警察们围着学校后面的那条废弃的小巷,我觉得有些奇怪,围在那么脏的地方干什么?难道有什么外来物种?
  
  我走到警戒线旁边,探头往里看,后面还有很多人,像一团蜜蜂一样挤在一块。
  
  顾怡宁也从后面挤了过来,来到我的跟前,跟我一起看着。
  
  只见警察在里面做着什么事情,校长和高级领导也在里面。
  
  最后校长和领导捂着鼻子,一脸厌恶的走出来了。
  
  随后,警察抬出一具浑身赤裸并且非常肮脏的尸体,。
  
  这尸体把学生吓得半死,有的胆小跑掉了,有的居然当场晕了过去,有的吐了出来。
  
  我当时就惊呆了,有点感觉这是在做梦。
  
  我努力的去看尸体的脸,结果也是让我大吃一惊。
  
  这尸体居然是,杨立新的……
  
  顾怡宁吓得转过脸去,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道:“好恶心,咱们走吧。”
  
  我没有回答她,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我没有理会周围的人,我跟着抬着尸体的警察走着,偷偷的用手机拍下了照片,并且强制性让自己记住尸体的样子。
  
  尸体身上全部是血,整个人被剖开,腹部好像被捅了几刀。
  
  “死者死于昨天晚上六点,是被杀,经法医初步鉴定来看,是先杀后奸。”一位警察对另一位警察说道。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常年练出来的本事足以听的一清二楚。
  
  老师见我这么意外的跟着,立马上去把我拉了回来。
  
  我很迷茫,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我的校园里。
  
  我需要重新整理一下思维。
  
  我被拉了回来,然后我甩开老师的手独自走回教室。
  
  我趴在桌子上,发呆。
  
  同学们都回来的时候都已经上课十分钟了。
  
  这节课上思品,老师正好借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以后不要单独在学校里停留。
  
  韩婉月发现我的异常,就过来拍拍我,问道:“你怎么了?”
  
  我没回答她,仍是发呆。
  
  韩婉月见我没有反应,无奈的回过头。
  
  这节课同学们都没有心思听课,大部分都在小声地谈论这件事情。
  
  昨晚六点死亡的吗?
  
  可是,为什么晚上十点了还给我发了信息?而且之前电话可以被打通?信息发了过后,就不在服务区了?
  
  他杀……
  
  难道是,凶手给我发的短信?
  
  我现在明白再见的意思了,其实,可以说成拜拜。
  
  我打起精神,认真思考起来。
  
  六点死亡的话,那么她之后做的就不是本人做的了。而且在之后,凶手还拿着她的手机给我发了条再见。难道之后的不在服务区是关机了?
  
  先杀后奸?杀了之后,再进行强奸,而且在学校的废弃小巷。
  
  六点…
  
  我昨天哪个时候应该在干值日。
  
  不对,我上楼洗拖把的时候,听到相应的方向有玻璃破碎的声音,可是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啊。
  
  等等,那里应该有摄像头!
  
  我觉得,我有必要独自去现场去调查一下。
  
  四
  
  下了课,我在不引起人的注意下,悄悄来到了后边。
  
  可惜的是,那里被封锁起来,仍有警察在哪里勘查,我根本不可能过去。
  
  我大体看了一下,发现原本有摄像头的位置,竟然被打碎了!
  
  我有些吃惊,仔细一看,确实是碎了。
  
  那么这样一来,唯一能保留线索的东西,也被毁掉了。
  
  我有点气馁,感觉想一探究竟是非常困难了。
  
  我无奈的回到教室,做到位子上。
  
  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我抄起剩下的数学。
  
  抄着抄着,一种莫名的伤心袭来。
  
  眼睛红了半圈,我强忍着去想别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我突然发现和杨立新关系很好的几个同学也在座位上痛哭。
  
  我低下头,抄完最后一道题,还给了赵瑞峰。
  
  最后两节课是很无聊的,本来应该按课程表来上课,但是突发了这种事情,所以最后两节上自习,各科老师把作业发了下来。
  
  我并没有写,而是在思考这一切。
  
  周围的人在哪里愉快的玩着手机,看着小说,嬉笑着。
  
  唯独我在这里闷闷不乐。
  
  陈子明跟杨立新是很好的姐妹,自然在哪里抽泣,拿着手机打着电话,在和她的男朋友倾诉。
  
  我点开张楚敏的对话框,写道:在吗?
  
  张楚敏:在呢,咋地了?
  
  我:你能侵入学校的电脑吗?
  
  张楚敏:小意思!不过,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们学校死了人,我想调出监控录像,查查真相。
  
  张楚敏:我去,死人了?
  
  我:是啊。
  
  之后我把情况详细的跟他说了一遍,他有些不敢相信,最后他答应帮助我调查这件事。
  
  这件事情,被校方封锁了,并且在私下里解决了,新闻上并没有任何报道。
  
  同学们之间有时候还在小声地说着这件事情。
  
  班主任还在班里严厉的说让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件事了,最重要的是学习,然后安慰了我们一下就走了。
  
  本来这件案子是件普通的案子,但是经过我那晚上和“杨立新”莫名其妙的对话,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因为,警察没有找到相关线索,更没有查出凶手。
  
  我打开手机上的照片,看着杨立新的尸体。
  
  我仔细观摩了一下,发现杨立新的脖子上有一处明显的勒痕,而且没有反抗迹象,确实是先杀了之后再进行强奸的。
  
  这个人,居然强奸一具尸体!
  
  有种可能,我想了想,应该是一个喜欢杨立新的人,跟她告白之后,被拒绝了,然后失去了理智错手将她勒死,最后得到了她就为了一时之爽强奸了尸体。
  
  有这个可能,要不然就是某个强奸犯,半路劫持了杨立新,最后扔到了学校,要不然,不会有强奸这一条件的。
  
  唉,这种事就像做数学题,可我偏偏最烦的就是数学题,还得一步步推理思考,最麻烦了。
  
  五
  
  终于,放了学。
  
  因为明天是周末了,教室里很热闹,都在班里聊着天,打闹着,好像之前的事情都被淡忘了。
  
  这样也好,能让我恢复平静。
  
  顾怡宁拿着一摞作业,走到我的旁边,往桌子上一放,说道:“写完了。”
  
  我把作业收了起来,装进书包。
  
  顾怡宁拿着扫把帮我打扫,我拿着手机看着QQ消息,张楚敏还没有给我回复。
  
  我收起手机,望向窗外,天已经黑了。
  
  冬天黑天早,这也正好为我提供了条件。
  
  我收拾好书包,往地上一放,走出了教室。
  
  “你去哪里?”顾怡宁叫道。
  
  “上厕所!”我回答道。
  
  其实我并没有上厕所,我跟着放学的人群走出了教学楼,来到了操场上。
  
  邓岚堃和朱骏易,薛一鸣,张鲲鹏等人在篮球场上打着篮球。
  
  还有一些人在操场上踢着足球。
  
  陈家豪,冯龙飞,袁继辉,任一杰,王玮琦韩婉月,杨梦瑶,几个在操场上说笑着走着,走到半路,李萧寒又把任一杰拉了出去,往另一个方向走。
  
  然后陈家豪他们就放声大笑,任一杰鄙视的看着他们,最后跟李萧寒走向一边。
  
  邓岚堃和朱骏易等人,打篮球打的很激烈,周围也围了一群女生。
  
  “看来,应该没有人注意我了。”我说道。
  
  接着,我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教学楼后面。
  
  我跨过警戒线,往后看了看有没有人,然后走进了小巷。
  
  进去后,我能够明显的闻到有一股臭味,我边看边捂着鼻子往里走。
  
  然后,我看到地上有一个人形,还有血迹。
  
  看来,尸体之前是躺在这里的。
  
  我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关于杨立新或者凶手身上携带的任何东西。
  
  如果是用绳子勒死的话,可我也没有发现绳子。
  
  脚印什么的,没有什么异常。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
  
  现场,除了我的脚印,就只剩下杨立新一人的脚印了。
  
  我拿出手机,对现场进行了拍照。
  
  拍摄过程中,我发现墙上有一个洞,里面很干净,什么也没有。
  
  我觉得没什么可疑,但还是照了下来。
  
  这时候,张楚敏突然来电话了。
  
  我一下接起,“喂。”
  
  “破解了。”张楚敏说道。
  
  我听到这话,很高兴,连忙说道:“怎么样?”
  
  “你周围有电脑吗?得从电脑上看。”张楚敏说道。
  
  “没问题,不过你稍等一下,五分钟后给你电话。”我说完扣了电话。
  
  我把剩下的拍完,然后走出了小巷,看了看被砸碎的摄像头,然后准备走开。
  
  突然,我发现地上有一个砸痕,呈白色。
  
  我立马蹲下身来仔细查看。
  
  这个痕迹是石头砸的,从颜色来看,很明显是不久前留下的。
  
  我朝天空看去,发现正好可以看到摄像头,突然我想到什么,根据物体的反弹,我沿着痕迹的力度方向找去,一直来到草丛边。
  
  我拨开草丛,在中心发现了一块石头。
  
  我拿起石头看了看,上面确实有被摔过的痕迹。
  
  我看了看石头,又看了看痕迹,再看看摄像头,又联系了一下之前的线索,顿时明白了。
  
  凶手知道这里有摄像头和一条废弃的小巷,这说明凶手很可能就是我们学校里的人。
  
  凶手用石头砸坏了摄像头,防止被拍摄到,而我那天听到的玻璃破碎的声音正是这个声音!
  
  看来,凶手并不是要向杨立新表白,根据砸毁摄像头,勒死,强奸,解剖尸体,没有任何遗物来看,这一切都是凶手早已经计划好的。
  
  再加上死亡时间为六点,离放学时间很接近,那个时候校园里的人应该都走光了,可能有值日生在校,不过那时候应该干完了。
  
  难道,凶手在值日生里面?
  
  六
  
  我又来到了三楼微机室,这里门不会锁,因为晚上还有一些老师来这里上网。
  
  我打开在墙角最隐蔽的一台机子,然后拨打了张楚敏的电话。
  
  “喂,我用电脑了,然后呢?”我说道。
  
  “我把破解码编辑成了一个软件,打开软件后就可以监控整个学校的摄像头了。”张楚敏说道。
  
  “谢了,赶紧传过来。”我催促道。
  
  之后我挂断了电话,打开了张楚敏从QQ上给我传来的文件。
  
  打开后,经过加载,整个学校的摄像头都在我的控制范围内。
  
  我看到打篮球的没有走,其余的人都快走光了。
  
  天色不晚了,我得抓紧时间了。
  
  我找到相应的摄像头然后调出了当天的录像,我点击了八倍速度的快放,从早上八点,一直到下午五点半都是正常的,除了来取自行车的,没有任何人来给这里,更别说小巷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走动,现在显示着五点四十。
  
  我得心情很激动,因为马上可以看到杀人经过了。
  
  突然,屏幕开始震动,剧烈的晃悠,好像在被什么东西晃动。
  
  我绷紧了神经,死死的盯着屏幕。
  
  突然屏幕一下黑了,什么也看不到。
  
  我以为电脑关机了,仔细一看发现,时间还在走。
  
  我才明白,这时候摄像头已经被砸坏了!
  
  我瞬间觉得我好傻,如果凶手被摄像头拍摄到的话,警察肯定会让校方调出监控录像,然后凶手早就抓到了!
  
  “操!”我骂了一句。
  
  无奈,我只好清除了电脑上的数据,然后关机走出了微机室。
  
  我回到教室,发现门已经锁了,所有人都走光了。
  
  自从杨立新死后,现在放学没人敢在校园里多停留一分钟。
  
  我想到我的书包还在教室,刚准备想翻窗户爬进去,这时顾怡宁突然出现了。
  
  我纳闷的看向她,她手里拿着我的书包。
  
  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
  
  “哎呀,不好好干值日,跑哪里玩去了?”顾怡宁说着,把书包递给了我。
  
  “嘿嘿。”我只好笑笑。
  
  然后一起走出了教学楼。
  
  篮球场上,他们也打完了,一个个收拾书包准备回家。
  
  其中薛一鸣,邓岚堃和朱骏易被一帮女生包围着,因为他们三打的最好,也特爱装逼,所以受女生们爱戴。
  
  每次看到这一幕,我都觉得恶心。
  
  我尽量不去看,走出了学校。
  
  (未完待续)
  
  我回到家,把书包一放,躺在了床上。
  
  目前的线索,看来还不能抓住凶手。
  
  但是,我感觉这件事情一定有蹊跷,就凭我的第六感。
  
  但是,我的线索也就这么多,其实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还是希望警察那边能有一丝进展。
  
  我看了看新闻和QQ上的消息,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站起身,拿出作业,三下五除二的抄完了。
  
  也许,是我心情不好的原因,我这次直接没有看题,直接抄了上去了。
  
  我写完作业,给马振涛打了个电话,往门口走去。
  
  “干嘛去?”我妈叫住我。
  
  “闭嘴。”我说道,然后穿鞋直接走人。
  
  “吃完饭再出去玩!”我妈说道。
  
  “我在外边吃,有人请。”然后我走下了楼。
  
  我没有骑车,走到了东辛广场,马振涛和其他人早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约我出来啥事?”马振涛说道。
  
  我走到他跟前,锤了他一拳,说道:“待会陪我走一趟。”
  
  马振涛看了看我,没有明白什么意思。
  
  邓岚堃拿着篮球,走到球场中央,瞄准篮筐,来了一个标准的三分球。
  
  在旁边坐着的女生都拍手叫好。
  
  我也坐了下来。
  
  马振涛坐在我的旁边,从兜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递给我,我摆了摆手,马振涛露出一副很鄙视的表情,然后自己点上抽了起来。
  
  “呼——”马振涛吸了一口,“别人是抽烟借寂寞,你这恰恰相反啊?”
  
  我呵呵一笑,“确实是有事情,唉。”
  
  “咋了?”马振涛说道。
  
  邓岚堃和朱骏易,陈厚雨,王宇豪,王伟琪他们五个人在球场上打着球,还有另一些不认识的,他们好像在打比赛。
  
  两边各有一堆女生在旁边加油助威。
  
  我叹了口气,“杨立新那事闹的。”
  
  “嗨,人家死了,管你什么事情?你又不是人家男朋友。”马振涛吸了口说道。
  
  “郁闷啊,难道你不觉得死的很蹊跷吗?”我说道。
  
  “嗨,兄弟,这是人家警察的事,不用你操心。”马振涛说道。
  
  我没有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们在那里打比赛。
  
  突然背后有一个人捂住了我的眼睛,我一把抓住那个人的手,一下翻了过来,那人一下倒在我的前面,一只手还抓住我的衣领。
  
  我定睛一看,居然是顾怡宁。
  
  马振涛看着,早已经笑的不成样子,没有憋住,呛的他直流眼泪。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立马道歉,然后把她扶了起来。
  
  顾怡宁拍拍身上的灰尘,“没关系啦。”
  
  我也帮她拍了拍灰,然后她就坐在一边。
  
  坐在那边的刘欣然,杨梦瑶,冯成华,李艳君,韩婉月,于艺蕾,尤爱琳,曹涵玉朝顾怡宁打招呼,顾怡宁笑着走了过去。
  
  这时候,冯龙飞从远处抱了一箱饮料跑了过来,后面跟着任一杰和陈家豪。
  
  冯龙飞把饮料往地上一放,任一杰和陈家豪就一人抢了一瓶,走了过来。
  
  冯龙飞这货拿着箱子,去女生那边耍酷,还装绅士的向她们鞠躬。
  
  女生们开玩笑的回敬他一个飞吻,把冯龙飞乐的屁颠屁颠的跑回来了,这才给我和马振涛发了一瓶。
  
  马振涛趁机踹了冯龙飞一脚,大骂道:“你这孙子!”
  
  冯龙飞“哎哟”一声,又笑着跑向女生那边去了。
  
  “呵,这傻逼!”马振涛说了一句打开了饮料。
  
  我没有任何表情,拧开盖儿,喝了一口,又盖紧,又拧开喝了一口,又盖紧。
  
  然后我把饮料放在地上。
  
  这是一种习惯,改不了了。
  
  “老盖!”任一杰走了过来。
  
  我看着任一杰,让出一点位置。
  
  这时,我们丢了一分,陈家豪大吼一声,放下饮料,把场上的陈厚雨给揪了下来,换成了自己。
  
  陈厚雨不服气的走了过来,满头大汗,然后从箱子里那了瓶饮料喝了起来。
  
  “明天有空吗?”任一杰问道。
  
  “干什么?”我问道。
  
  “一起打cf啊!”任一杰说道。
  
  “可以啊,几点?”我问道。
  
  “晚上五点,我正好下补习班。”任一杰说道。
  
  “哎,带我一个!”马振涛说道。
  
  “行!没问题!”任一杰说道。
  
  突然,球场上不知道谁吼了一声,开始争吵了起来。
  
  马振涛往那边一看,“哎呀,找事的!”
  
  “那还不赶快去…”任一杰还没有说完,我一步走上前去。
  
  “你妈的撞着老子了知道不?”一个人骂道。
  
  “咋地?不服啊?”陈家豪说道。
  
  “不服来干啊!”邓岚堃叫道。
  
  “就是!”其他人迎合道。
  
  我的情绪有些不稳定,没有考虑后果,加上压抑在心里的一些东西,我直接冲了上去。
  
  那人没反应过来,我抓着他一把摁到地上,狠狠地照他脑袋一拳。
  
  他的人赶快来帮忙,一脚把我踹倒在地,陈家豪,邓岚堃等人立马来帮忙,跟那些人扭打起来。
  
  女生们一下子都跑来劝架。
  
  我倒在地上,那人趁机一拳打在我的鼻子上,一下打出了血。
  
  他比我高一级,体格比我强壮,一把把我抓起来,“妈的!敢打老子!”
  
  他又一拳打在我的脸上,我一下后退几步,差点摔倒。
  
  我抹了把血,冲向他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因为他比我高,所以这一拳貌似没什么效果,他却一脚踹到我的肚子上,把我踹倒在地。
  
  他一下扑了上来,一拳打在我的脑袋上,顿时整个世界嗡的啥也听不见了。
  
  之后,还是女生们起的作用把我们相继分开。
  
  我躺在地上,摸着血,笑了出来。
  
  那人被拉开后,听见我的笑声,不禁说道:“我操,不会被我砸傻了吧?居然还笑?”
  
  马振涛把我扶了起来,问道:“没事吧?要不要紧?”
  
  这时候,邓岚堃走了过来,递给我纸巾,“唉,你呀,不能打就别打,瞎掺和什么,这种小场面,我能应付!”
  
  马振涛接过纸巾帮我擦拭着血迹。
  
  这几拳打的,真是让我舒服了许多,看来有时候,被砸一顿,真是有好处。
  
  我轻松的笑了笑,马振涛还说道:“笑啥啊?真被砸傻了?”
  
  “那倒没有,我反而觉得挺轻松。”我说道。
  
  这时,顾怡宁又跑了过来,蹲下身,抢过马振涛手里的纸巾,帮我擦着血。
  
  “你也真是的,好好的打什么架嘛!”顾怡宁说道,“你看人家那么强壮,你还去找人家事,这不自找苦吃嘛!”
  
  “呵呵,再给我次机会,我绝对干翻他。”我笑着说道。
  
  “我觉得你吹牛逼挺厉害。”马振涛说道。
  
  我笑着戳了他一下。
  
  顾怡宁也笑了笑。
  
  陈家豪和朱骏易好像在和那些人还在争吵些什么,我起身,拍干净灰尘,对马振涛说道:“走吧,去老地方。”
  
  “恩。”马振涛说道。
  
  我们正要走,顾怡宁一把拽住我,我纳闷的回过头。
  
  “无论如何,这次要带上我!”顾怡宁说道。
  
  马振涛立马说道:“我们去网吧。”
  
  我看向马振涛,使劲给他使眼色,意思是你怎么能直接说出来呢?
  
  顾怡宁看了看我,“那我也要去!”
  
  顾怡宁说完,杨梦瑶也从后边跑过来,“你们干嘛去?”
  
  “没你事。”我说道。
  
  “什么没我事啊!我也要去!”杨梦瑶耍性子的说道。
  
  马振涛看着我,耸了耸肩,“要不,带他们去?”
  
  我叹了口气,“行吧。”
  
  顾怡宁听了很高兴,拉着杨梦瑶跟着我们打上了车,去了老地方。
  
  二
  
  到了网吧,张楚敏看我这次带了同学,立马起身向他们问好。
  
  “哟,这次还带了俩小美女!”张楚敏开玩笑的说道。
  
  杨梦瑶到很开放,直接跟张楚敏打招呼:“大叔好!”
  
  马振涛立马戳了一下杨梦瑶,示意她别乱说话。
  
  杨梦瑶又冲马振涛做了个鬼脸。
  
  张楚敏并没有生气,倒是说道:“顽皮的小丫头!”然后问我道:“这次玩什么时候?”
  
  “通宵。”我答道,“那个,我还没吃饭,帮我泡碗方便面,谢了啊。”
  
  “行,正好我也没吃饭,待会我去买面去。”张楚敏说道,“哎,这三位呢?”
  
  “我们吃过了。”他们异口同声的说。
  
  张楚敏点点头,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走出了网吧。
  
  我带着他们上了楼。
  
  马振涛和杨梦瑶一个包间,本来我想单独一间,但顾怡宁死活不肯分开,我无奈,没办法干我自己的事情了,只好让她跟我一个包间,而我就打着游戏,希望她能无聊然后跟马振涛他们一间去。
  
  没想到,这货居然跟她父母打了电话,说了在外边过夜,最后他们父母居然也同意了。
  
  我真是晕死,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打游戏大无聊了,然后我就把游戏退掉,随便点开一个电视剧,让它自己循环播放,然后我往后边一靠,就这么看了起来。
  
  最后,我迷迷糊糊的,居然睡着了。
  
  感觉睡了一会,有人在拍我,我睁开眼,发现张楚敏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两碗面。
  
  “哎哟,还睡上了。”张楚敏说道。
  
  顾怡宁在一旁偷笑。
  
  “呵呵,坐下一起吃呗。”我笑着说道。
  
  “不了,我还忙,有事到楼下叫我就行,走了。”张楚敏打了个招呼,关门走了。
  
  这面称不上好吃,起码能填饱肚子。
  
  顾怡宁却在一旁看着我吃,看得我有点不自在。
  
  “看我干嘛?”我说道。
  
  “没事,没事,吃你的!”顾怡宁说道,然后把我挤到一边,自己看着电脑。
  
  我让出个位置,自己在一旁吃面。
  
  顾怡宁从电脑上翻着什么,我也没有看清,只顾着吃面。
  
  我吃完之后,端着碗来到了楼下。
  
  这时候已经快九点了,正是人散去的时候。
  
  我找了一圈,没看到张楚敏。
  
  我没办法,把碗往柜台一放,又走了上去。
  
  走到马振涛的门前,我一下推门进去,刚想开口说话,发现我来错了时候。
  
  马振涛和杨梦瑶正在激情的拥在一块,尺度非常大。
  
  我一下惊慌失措,连忙说道:“我操,抱歉抱歉….”然后赶快关上门跑了出去。
  
  我刚关上门,就听马振涛在里面骂我,当然我知道这是开玩笑的。
  
  我擦了把汗,一回头撞见了张楚敏,把我又是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去,咋地了这是?”张楚敏问道。
  
  “哎你吓死我了。”我说道,“对了,你能帮我办件事么?”
  
  张楚敏把最近的凳子拉过来,坐下。然后又拉了一个推给我,说道:“说吧,啥事。”
  
  我接过凳子,说道:“帮我整个隐形眼镜,能传递信息的那种。”
  
  张楚敏一听,脸色有些变化,“这个…,能是能,不过你可想好了,你确定要插手这件事?”
  
  “我有把握,放心好了。”我胸有成竹的说道,“顺便帮我….”
  
  我还没有说完,张楚敏立刻接道:“不用说了,不就是那套嘛,就是贵点,其他好办。”
  
  我笑道:“那不好意思,麻烦你了,这,需要多少钱?”
  
  “钱的事,你不用操心,包在我身上!”张楚敏说道,然后拍了拍我肩膀。
  
  “谢了。”我说道。
  
  “需要人的话,随时打电话给我,我下去了。”张楚敏说完,起身下了楼。
  
  我站起身,长吁一口气,走回包间。
  
  三
  
  包间里,顾怡宁还在认真的玩着电脑,我进来的时候她都没有注意到。
  
  我往沙发上一坐,把手往后脑勺一放,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这时,顾怡宁才反应过来我进来了,笑着回头看了我一眼,有继续看着电脑。
  
  “原来在网吧这么方便啊,那为什么还不让进呢?”顾怡宁边看电脑边说。
  
  “习惯了就跟自己家一样,至于为什么不让进,那都是愚昧之人。”我说道。
  
  顾怡宁笑了笑,没再跟我说话。
  
  我看着顾怡宁玩着,脑子里想着我的,一会竟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次睡的很踏实,直到早上八点多才醒。
  
  我睁开眼后,伸了个懒腰。
  
  挪动了一下身体,突然顾怡宁一下倒了过来,我立马扶住她,定睛一看才发现她还在睡梦中。
  
  我把她慢慢放倒,自己站起来给她留出空地,把我的外套给她盖上,然后看了看四周,没什么异样,就走出了包间。
  
  整个大厅很黑,一个人没有。
  
  我走到窗户跟前,拉开了窗帘,阳光一下照射进来,我下意识的挡了一下,等视线恢复,往楼下看了看,没有多少人在街道上。
  
  然后我下了楼,看见张楚敏还在电脑前忙着,跟他打了声招呼,就往外走。
  
  路过一楼大厅,能看见有零星的几个人还在玩着电脑,还有的躺在凳子上睡了。
  
  我出了网吧,找了辆车子,骑着就上了街。
  
  我来到这里的市场,买了点豆浆和油条,又买了点小吃。
  
  由于是冬天的早上,外面很冷,加上我没穿外套,冻得我浑身直哆嗦。
  
  我买完之后,骑着车顶着风,飞速回到了网吧。
  
  我进门之后,张楚敏依旧在那里忙活着。
  
  我僵硬的走了过去,从柜子里拿出几个碗碟,再拿出一张圆桌,把豆浆倒上,油条摆上,叫张楚敏先吃,我上楼叫他们去。
  
  我上了楼,敲了敲马振涛的门,许久,马振涛才从里面开门。
  
  马振涛头发很乱,衣衫不整,杨梦瑶还躺在那里睡觉。
  
  “还睡啊,把她叫起来,该吃早饭了。”我说道。
  
  马振涛眯着眼,点点头,转身去动杨梦瑶。
  
  我回到包间,刚开门,就听到顾怡宁说道:“嗯…干什么去了?”说着还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买饭去了,赶紧起来吧,吃饭了,油条豆浆。”我说道,“楼下等着你。”
  
  顾怡宁奋力坐起身,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呵呵一笑放到了一边。
  
  四
  
  我坐在凳子上,喝着豆浆。
  
  张楚敏在一旁啃着油条,弄着电脑。
  
  “忙了一晚上?”我问道。
  
  “没有。”张楚敏咬了一口油条,“睡了会儿。”
  
  “忙的啥啊?”我又问。
  
  “小程序,挺有意思的,做完了,发给你玩玩。”张楚敏说道。
  
  我点了点头。
  
  顾怡宁,马振涛,杨梦瑶从楼上走了下来。
  
  马振涛明显昨晚很累,今天显得没有精神,蔫儿蔫儿的坐到了凳子上。
  
  杨梦瑶也有些无精打采,慢悠悠的坐了下来。
  
  顾怡宁反而很高兴,我以为昨晚她肯定睡得不好,现在看来我错了。
  
  “哎呀,这么早把我叫起来,烦死了。”杨梦瑶抱怨道,从声音可以听出,她嗓子很沙哑。
  
  马振涛看了看杨梦瑶,说道“就是啊。”
  
  “当我想啊,今天十点不是有活动吗?”我说道。
  
  “哎?对啊!”杨梦瑶叫道。
  
  一听活动,马振涛也来了精神,“我操,我把这事忘了!”
  
  “呵呵。”我笑道。
  
  顾怡宁一脸疑惑的问道:“活动不是晚上十点么?”
  
  瞬间杨梦瑶和马振涛石化了,同时把目光看向我。
  
  我笑了出来:“这不是为了让你门打起精神嘛!”
  
  “盖俊有!讨厌!”杨梦瑶叫着拍打我。
  
  顾怡宁在一旁偷笑,我也没有办法,一脸不屑的看着马振涛,把他也看笑了。
  
  之后,整个上午和下午,我们都是在游戏中度过。
  
  约好的下午五点,和任一杰一起打比赛,如约进行,我们玩的不亦乐乎,充满了激情。
  
  顾怡宁好像开始对游戏感冒了,让我教她操作,我本来不想加教她,可她死皮懒脸的嚷着让我教她,我拿她没办法,只好从入门开始教起。
  
  就这样,一直玩到九点。
  
  我们四人,打了车,到了好乐星ktv。
  
  这时候已经九点半了,十点的班级聚会马上就要开始,我都有点小兴奋。
  
  我们四人给同学打了个电话,找到了包间,一进门里面就非常热闹。
  
  吃的喝得散了一地,还有一堆未拆封的摆在地上。
  
  同学见我们来到,吆喝着我们过去坐。
  
  我随便坐了下来,立刻融入其中。
  
  这次聚会不知道是谁组织的,收到消息后我们就过来了。
  
  反正都是自己人,丧良心玩。
  
  整个场面气氛很活跃,都很嗨,但我由于那件事的干扰,还是开心不起来,好几次叫我上去唱首,我都拒绝了。
  
  我静静的坐在位子上看他们嗨,时不时配合的笑一笑。
  
  据说酒这种东西可以解开心中的忧愁,但我没有试图去启开,因为这东西会让我更愁。
  
  陈家豪和李文雨,一人拿起一瓶,摇晃过后,一启开直接喷到了天花板上,其余的人欢呼着跟着做。
  
  冯成华和于艺蕾在上面唱着歌,李思哲和赵雨涵就在下面瞎起哄。
  
  邓岚堃,王伟琪,任一杰,陈家豪,陈厚雨,朱骏易,张鲲鹏就拿着酒互相干杯,又说又笑,还和女生们打闹。
  
  杨梦瑶和顾怡宁,刘欣然,尤爱琳,谈论着最近的的时装问题。
  
  马振涛开了瓶酒,喝了几口,往桌子上一放,又从裤子里拿出包烟,抽了起来。
  
  马振涛抽了几口,看了看我,我摇摇头。
  
  “哎呀,开心点啦,今天丧良心玩,反正不是你请客!”马振涛说道,起身去给其他人分烟。
  
  我既不唱歌又不抽烟喝酒,只是坐在那里看他们玩。
  
  陈家豪和任一杰叫我上去一起唱首歌,我不去,结果几个人合伙把我给抬了上去,我无奈的在上面糊弄了几分钟,根本不知道自己唱的啥。
  
  台下的人笑的人仰马翻,酒都从嘴里喷了出来,吃东西的噎着了,抽烟的呛着了。
  
  我不知道哪里搞笑了,一头雾水坐了回去。
  
  陈厚雨还摸着我头大笑。
  
  最后,朱骏易这货嫌我们唱的都不好,自己跑上去装逼。
  
  他一开口就把我们逗笑了,那唱的才真叫要命。
  
  就这么样子,闹腾了好几小时。
  
  大约都凌晨两点多了,我们才准备走。
  
  所有人都喝多了,说着胡话,站都站不稳,还得互相搀扶着走了出去。
  
  马振涛醉醺醺的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扶着我胡言道:“我看你,今天,玩的不开心啊。”
  
  我没有回答他,他就一直在胡叨叨,说的我烦得慌。
  
  出了门,我们就各自分开了。
  
  顾怡宁和我顺道,我们就一起打车回了家。
  
  在车上的时候,顾怡宁吐了,我不得不帮她整理一下,还跟人家司机道了歉,把她搀扶着回了家。
  
  五
  
  杨梦瑶沿着街道走着,因为喝酒的缘故,走路一摇一晃。
  
  杨梦瑶眼看就要摔倒,马振涛幸好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杨梦瑶看着马振涛,说道:“涛涛,你真好!”
  
  “看你醉的那个样子,我送你回去吧。”马振涛说道。
  
  “随便啦。”杨梦瑶随便说道。
  
  马振涛招呼了一个的,把杨梦瑶扶上了车。
  
  车一直开到一家宾馆,杨梦瑶在车上都快睡着了,车一停,又惊醒。
  
  “这是哪儿啊?”杨梦瑶问道。
  
  “到家了。”马振涛说道。
  
  接着马振涛把杨梦瑶搀扶下车,两人走进了宾馆。
  
  这家宾馆很隐蔽,马振涛带着杨梦瑶上了楼。
  
  楼梯口,老板娘坐在吧台上,故意穿的很厚,背对着马振涛磕着瓜子。
  
  马振涛拍了拍柜台,老板娘开口道:“直走左拐四号房。”
  
  然后马振涛带着杨梦瑶来到了房间里。
  
  马振涛把杨梦瑶往床上一放,从兜里拿出手机,点开了录像,放在了床的旁边。
  
  马振涛开始脱掉衣服,爬上了床。
  
  马振涛把杨梦瑶压在了身下,拖着她的衣服,杨梦瑶也没有反抗,任由马振涛摆弄。
  
  马振涛脱光了杨梦瑶,用下体对杨梦瑶进行抽插。
  
  杨梦瑶闭着眼,呻吟着,很是享受。
  
  “翻过来。”马振涛说道。
  
  杨梦瑶乖乖的翻过,说道:“使劲点儿。”
  
  马振涛听了杨梦瑶的话,更加卖力了。
  
  两个人开始在床上缠绵,双方都很投入…
  
  六
  
  我回到家,爸妈已经睡了。
  
  我一天没有回家,真感觉有些累了。
  
  心里的事情,压得我够呛,加上这么一折腾,我到在床上就睡了。
  
  睡的很不踏实,模模糊糊,似醒非醒,似睡非睡,脑子里还残留着烦躁。
  
  我不断的翻来覆去,想睡都睡不踏实。
  
  最后,我烦的一下坐了起来,看了看时间,都快五点了。
  
  我挠挠头,下床到小屋里那了点安眠药,服下之后才安静睡去。
  
  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等我醒来的时候,父母都去上班了,家里就我一个人。
  
  这一觉睡的,还是很烦,即使睡着了,脑海里还浮现着之前的一幕幕,难以舒服的熟睡。
  
  我躺在床上不想起来,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居然都下午三点了!
  
  看到时间,我震惊了一下,然后又静下来想了想,既然都这么晚了,何不再睡一会?
  
  于是我就在床上躺着。
  
  但是由于已经醒了,繁琐的事情又蹦了出来,根本睡不着。
  
  于是我就打开手机,处理一下QQ消息,或者看看视频。
  
  QQ群里,他们还在谈论着昨晚玩的多么多么嗨。
  
  躺了一会实在躺不住了,就只好起来。
  
  我拿着钱出去随便吃了点,就回到了家。
  
  到家后,我拿出了电脑,无聊的打着游戏。
  
  打了一会,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我立刻停下游戏,拿出手机看了看。
  
  当我看到手机屏幕的一刹那,我顿时惊呆了。
  
  电话居然是杨立新打来的!
  
  电话在响,我正犹豫着到底接不接。
  
  杨立新已经死了….那打电话的是谁?或者还有一种可能,尸体不是杨立新,但是真正的杨立新哪里去了?
  
  我咽了口唾沫,点了接听键。
  
  “喂?是杨立新?”我声音有些颤抖,心里想着不会是鬼来电吧?
  
  “恩,是我。”电话那边说道。
  
  我操!这真是杨立新的声音!
  
  “你你你在哪里?”我有些结吧。
  
  “盖俊有,你还记得吗?我们的誓言。”杨立新说道,并没有回答我。
  
  我有些搞不懂,继续问道:“操!回答我!你现在在哪里?”
  
  “烧焦的皮肤下,隐藏着十二具尸体,黑暗的边缘,矗立着四杯特仑苏。围绕在救世主身边的,是穿着天使衣服的骷髅。”杨立新在电话那边流利的说道。
  
  我有些发懵,搞不懂她在说的什么东西,“杨立新,你现在告诉我,你在哪里好不好?”
  
  “想找我,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杨立新说道,“我在地狱,等着你。”
  
  杨立新说完,挂断了电话。
  
  我愣住了。
  
  等我反应过来时,手机已经黑屏。
  
  我又重新打开,再次拨打了杨立新的电话,这次,不再是不在服务区,而是说的是空号。
  
  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转眼间的功夫就成了空号,还有之前的不在服务区,根本搞不懂到底怎么回事。
  
  我无心再玩游戏,关闭了电脑。
  
  我突然想起杨立新在电话里说的那几句誓言,我可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什么誓言,那她说的是什么呢?
  
  我思考了一会儿,突然眼前一亮。
  
  “难道是…暗号?”我自言自语。
  
  杨立新突然给我打电话,给我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肯定是有用途的,否则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而电话中的人,应该不是杨立新,因为她已经死了,除非尸体不是杨立新。
  
  我在手机的记事本上记录下了杨立新说的话,然后仔细的推敲。
  
  首先是“烧焦的皮肤下”。
  
  对于这句话,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目前我发现的线索来对应。
  
  “隐藏着十二具尸体”
  
  首先,这说的是十二个人,死亡的人,或许能从这死亡的十二个人中得到什么信息,而这十二个人应该是烧死的,有可能死于自焚,火灾。
  
  但是这十二个人,是谁,目前还不知道。
  
  “黑暗的边缘,矗立着四杯特仑苏。”
  
  这句话更是摸不着头脑,什么叫黑暗的边缘?而且还跟特仑苏扯上关系了?所以,这句话先放一放。
  
  “围绕在救世主旁边的,是穿着天使衣服的骷髅。”
  
  先从救世主来分析,这个所谓的救世主,应该是能拯救那十二个人的一个人,可是这十二个人最后都死了,那为什么还要称之为救世主呢?
  
  从逻辑上来看,这个救世主好像和之前的那十二个人没有任何关系。
  
  而下半句,我猜测应该是救世主身边的奸细,而就是因为这个奸细,才导致了救世主没有救那十二个人,致使那十二个人死亡。
  
  但是再仔细想一想,可以发现,我破解的暗语,跟我身边发生的事毫无关系!
  
  以上就是我的全部推测。
  
  我实在想不出来什么了,叹了口气,就一头倒在床上。
  
  等等!
  
  杨立新再扣电话之前,还说了一句话!
  
  “想找我,得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我在地狱等着你。”
  
  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说,我现在要是光想着找她,那么我也会死?
  
  我越想越乱,干脆不想了。
  
  唉,也许刚开始我就不应该插手这件事,现在整的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真应该听马振涛的,不再调查这事了。
  
  (未完待续)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