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777娱乐客户端

《欲望【3】》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By本人已死 阅读:
文/本人已死
  
  一
  
  我回到家,把书包一放,躺在了床上。
  
  目前的线索,看来还不能抓住凶手。
  
  但是,我感觉这件事情一定有蹊跷,就凭我的第六感。
  
  但是,我的线索也就这么多,其实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还是希望警察那边能有一丝进展。
  
  我看了看新闻和QQ上的消息,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站起身,拿出作业,三下五除二的抄完了。
  
  也许,是我心情不好的原因,我这次直接没有看题,直接抄了上去了。
  
  我写完作业,给马振涛打了个电话,往门口走去。
  
  “干嘛去?”我妈叫住我。
  
  “闭嘴。”我说道,然后穿鞋直接走人。
  
  “吃完饭再出去玩!”我妈说道。
  
  “我在外边吃,有人请。”然后我走下了楼。
  
  我没有骑车,走到了东辛广场,马振涛和其他人早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约我出来啥事?”马振涛说道。
  
  我走到他跟前,锤了他一拳,说道:“待会陪我走一趟。”
  
  马振涛看了看我,没有明白什么意思。
  
  邓岚堃拿着篮球,走到球场中央,瞄准篮筐,来了一个标准的三分球。
  
  在旁边坐着的女生都拍手叫好。
  
  我也坐了下来。
  
  马振涛坐在我的旁边,从兜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递给我,我摆了摆手,马振涛露出一副很鄙视的表情,然后自己点上抽了起来。
  
  “呼——”马振涛吸了一口,“别人是抽烟借寂寞,你这恰恰相反啊?”
  
  我呵呵一笑,“确实是有事情,唉。”
  
  “咋了?”马振涛说道。
  
  邓岚堃和朱骏易,陈厚雨,王宇豪,王伟琪他们五个人在球场上打着球,还有另一些不认识的,他们好像在打比赛。
  
  两边各有一堆女生在旁边加油助威。
  
  我叹了口气,“杨立新那事闹的。”
  
  “嗨,人家死了,管你什么事情?你又不是人家男朋友。”马振涛吸了口说道。
  
  “郁闷啊,难道你不觉得死的很蹊跷吗?”我说道。
  
  “嗨,兄弟,这是人家警察的事,不用你操心。”马振涛说道。
  
  我没有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们在那里打比赛。
  
  突然背后有一个人捂住了我的眼睛,我一把抓住那个人的手,一下翻了过来,那人一下倒在我的前面,一只手还抓住我的衣领。
  
  我定睛一看,居然是顾怡宁。
  
  马振涛看着,早已经笑的不成样子,没有憋住,呛的他直流眼泪。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立马道歉,然后把她扶了起来。
  
  顾怡宁拍拍身上的灰尘,“没关系啦。”
  
  我也帮她拍了拍灰,然后她就坐在一边。
  
  坐在那边的刘欣然,杨梦瑶,冯成华,李艳君,韩婉月,于艺蕾,尤爱琳,曹涵玉朝顾怡宁打招呼,顾怡宁笑着走了过去。
  
  这时候,冯龙飞从远处抱了一箱饮料跑了过来,后面跟着任一杰和陈家豪。
  
  冯龙飞把饮料往地上一放,任一杰和陈家豪就一人抢了一瓶,走了过来。
  
  冯龙飞这货拿着箱子,去女生那边耍酷,还装绅士的向她们鞠躬。
  
  女生们开玩笑的回敬他一个飞吻,把冯龙飞乐的屁颠屁颠的跑回来了,这才给我和马振涛发了一瓶。
  
  马振涛趁机踹了冯龙飞一脚,大骂道:“你这孙子!”
  
  冯龙飞“哎哟”一声,又笑着跑向女生那边去了。
  
  “呵,这傻逼!”马振涛说了一句打开了饮料。
  
  我没有任何表情,拧开盖儿,喝了一口,又盖紧,又拧开喝了一口,又盖紧。
  
  然后我把饮料放在地上。
  
  这是一种习惯,改不了了。
  
  “老盖!”任一杰走了过来。
  
  我看着任一杰,让出一点位置。
  
  这时,我们丢了一分,陈家豪大吼一声,放下饮料,把场上的陈厚雨给揪了下来,换成了自己。
  
  陈厚雨不服气的走了过来,满头大汗,然后从箱子里那了瓶饮料喝了起来。
  
  “明天有空吗?”任一杰问道。
  
  “干什么?”我问道。
  
  “一起打cf啊!”任一杰说道。
  
  “可以啊,几点?”我问道。
  
  “晚上五点,我正好下补习班。”任一杰说道。
  
  “哎,带我一个!”马振涛说道。
  
  “行!没问题!”任一杰说道。
  
  突然,球场上不知道谁吼了一声,开始争吵了起来。
  
  马振涛往那边一看,“哎呀,找事的!”
  
  “那还不赶快去…”任一杰还没有说完,我一步走上前去。
  
  “你妈的撞着老子了知道不?”一个人骂道。
  
  “咋地?不服啊?”陈家豪说道。
  
  “不服来干啊!”邓岚堃叫道。
  
  “就是!”其他人迎合道。
  
  我的情绪有些不稳定,没有考虑后果,加上压抑在心里的一些东西,我直接冲了上去。
  
  那人没反应过来,我抓着他一把摁到地上,狠狠地照他脑袋一拳。
  
  他的人赶快来帮忙,一脚把我踹倒在地,陈家豪,邓岚堃等人立马来帮忙,跟那些人扭打起来。
  
  女生们一下子都跑来劝架。
  
  我倒在地上,那人趁机一拳打在我的鼻子上,一下打出了血。
  
  他比我高一级,体格比我强壮,一把把我抓起来,“妈的!敢打老子!”
  
  他又一拳打在我的脸上,我一下后退几步,差点摔倒。
  
  我抹了把血,冲向他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因为他比我高,所以这一拳貌似没什么效果,他却一脚踹到我的肚子上,把我踹倒在地。
  
  他一下扑了上来,一拳打在我的脑袋上,顿时整个世界嗡的啥也听不见了。
  
  之后,还是女生们起的作用把我们相继分开。
  
  我躺在地上,摸着血,笑了出来。
  
  那人被拉开后,听见我的笑声,不禁说道:“我操,不会被我砸傻了吧?居然还笑?”
  
  马振涛把我扶了起来,问道:“没事吧?要不要紧?”
  
  这时候,邓岚堃走了过来,递给我纸巾,“唉,你呀,不能打就别打,瞎掺和什么,这种小场面,我能应付!”
  
  马振涛接过纸巾帮我擦拭着血迹。
  
  这几拳打的,真是让我舒服了许多,看来有时候,被砸一顿,真是有好处。
  
  我轻松的笑了笑,马振涛还说道:“笑啥啊?真被砸傻了?”
  
  “那倒没有,我反而觉得挺轻松。”我说道。
  
  这时,顾怡宁又跑了过来,蹲下身,抢过马振涛手里的纸巾,帮我擦着血。
  
  “你也真是的,好好的打什么架嘛!”顾怡宁说道,“你看人家那么强壮,你还去找人家事,这不自找苦吃嘛!”
  
  “呵呵,再给我次机会,我绝对干翻他。”我笑着说道。
  
  “我觉得你吹牛逼挺厉害。”马振涛说道。
  
  我笑着戳了他一下。
  
  顾怡宁也笑了笑。
  
  陈家豪和朱骏易好像在和那些人还在争吵些什么,我起身,拍干净灰尘,对马振涛说道:“走吧,去老地方。”
  
  “恩。”马振涛说道。
  
  我们正要走,顾怡宁一把拽住我,我纳闷的回过头。
  
  “无论如何,这次要带上我!”顾怡宁说道。
  
  马振涛立马说道:“我们去网吧。”
  
  我看向马振涛,使劲给他使眼色,意思是你怎么能直接说出来呢?
  
  顾怡宁看了看我,“那我也要去!”
  
  顾怡宁说完,杨梦瑶也从后边跑过来,“你们干嘛去?”
  
  “没你事。”我说道。
  
  “什么没我事啊!我也要去!”杨梦瑶耍性子的说道。
  
  马振涛看着我,耸了耸肩,“要不,带他们去?”
  
  我叹了口气,“行吧。”
  
  顾怡宁听了很高兴,拉着杨梦瑶跟着我们打上了车,去了老地方。
  
  二
  
  到了网吧,张楚敏看我这次带了同学,立马起身向他们问好。
  
  “哟,这次还带了俩小美女!”张楚敏开玩笑的说道。
  
  杨梦瑶到很开放,直接跟张楚敏打招呼:“大叔好!”
  
  马振涛立马戳了一下杨梦瑶,示意她别乱说话。
  
  杨梦瑶又冲马振涛做了个鬼脸。
  
  张楚敏并没有生气,倒是说道:“顽皮的小丫头!”然后问我道:“这次玩什么时候?”
  
  “通宵。”我答道,“那个,我还没吃饭,帮我泡碗方便面,谢了啊。”
  
  “行,正好我也没吃饭,待会我去买面去。”张楚敏说道,“哎,这三位呢?”
  
  “我们吃过了。”他们异口同声的说。
  
  张楚敏点点头,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走出了网吧。
  
  我带着他们上了楼。
  
  马振涛和杨梦瑶一个包间,本来我想单独一间,但顾怡宁死活不肯分开,我无奈,没办法干我自己的事情了,只好让她跟我一个包间,而我就打着游戏,希望她能无聊然后跟马振涛他们一间去。
  
  没想到,这货居然跟她父母打了电话,说了在外边过夜,最后他们父母居然也同意了。
  
  我真是晕死,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打游戏大无聊了,然后我就把游戏退掉,随便点开一个电视剧,让它自己循环播放,然后我往后边一靠,就这么看了起来。
  
  最后,我迷迷糊糊的,居然睡着了。
  
  感觉睡了一会,有人在拍我,我睁开眼,发现张楚敏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两碗面。
  
  “哎哟,还睡上了。”张楚敏说道。
  
  顾怡宁在一旁偷笑。
  
  “呵呵,坐下一起吃呗。”我笑着说道。
  
  “不了,我还忙,有事到楼下叫我就行,走了。”张楚敏打了个招呼,关门走了。
  
  这面称不上好吃,起码能填饱肚子。
  
  顾怡宁却在一旁看着我吃,看得我有点不自在。
  
  “看我干嘛?”我说道。
  
  “没事,没事,吃你的!”顾怡宁说道,然后把我挤到一边,自己看着电脑。
  
  我让出个位置,自己在一旁吃面。
  
  顾怡宁从电脑上翻着什么,我也没有看清,只顾着吃面。
  
  我吃完之后,端着碗来到了楼下。
  
  这时候已经快九点了,正是人散去的时候。
  
  我找了一圈,没看到张楚敏。
  
  我没办法,把碗往柜台一放,又走了上去。
  
  走到马振涛的门前,我一下推门进去,刚想开口说话,发现我来错了时候。
  
  马振涛和杨梦瑶正在激情的拥在一块,尺度非常大。
  
  我一下惊慌失措,连忙说道:“我操,抱歉抱歉….”然后赶快关上门跑了出去。
  
  我刚关上门,就听马振涛在里面骂我,当然我知道这是开玩笑的。
  
  我擦了把汗,一回头撞见了张楚敏,把我又是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去,咋地了这是?”张楚敏问道。
  
  “哎你吓死我了。”我说道,“对了,你能帮我办件事么?”
  
  张楚敏把最近的凳子拉过来,坐下。然后又拉了一个推给我,说道:“说吧,啥事。”
  
  我接过凳子,说道:“帮我整个隐形眼镜,能传递信息的那种。”
  
  张楚敏一听,脸色有些变化,“这个…,能是能,不过你可想好了,你确定要插手这件事?”
  
  “我有把握,放心好了。”我胸有成竹的说道,“顺便帮我….”
  
  我还没有说完,张楚敏立刻接道:“不用说了,不就是那套嘛,就是贵点,其他好办。”
  
  我笑道:“那不好意思,麻烦你了,这,需要多少钱?”
  
  “钱的事,你不用操心,包在我身上!”张楚敏说道,然后拍了拍我肩膀。
  
  “谢了。”我说道。
  
  “需要人的话,随时打电话给我,我下去了。”张楚敏说完,起身下了楼。
  
  我站起身,长吁一口气,走回包间。
  
  三
  
  包间里,顾怡宁还在认真的玩着电脑,我进来的时候她都没有注意到。
  
  我往沙发上一坐,把手往后脑勺一放,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这时,顾怡宁才反应过来我进来了,笑着回头看了我一眼,有继续看着电脑。
  
  “原来在网吧这么方便啊,那为什么还不让进呢?”顾怡宁边看电脑边说。
  
  “习惯了就跟自己家一样,至于为什么不让进,那都是愚昧之人。”我说道。
  
  顾怡宁笑了笑,没再跟我说话。
  
  我看着顾怡宁玩着,脑子里想着我的,一会竟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次睡的很踏实,直到早上八点多才醒。
  
  我睁开眼后,伸了个懒腰。
  
  挪动了一下身体,突然顾怡宁一下倒了过来,我立马扶住她,定睛一看才发现她还在睡梦中。
  
  我把她慢慢放倒,自己站起来给她留出空地,把我的外套给她盖上,然后看了看四周,没什么异样,就走出了包间。
  
  整个大厅很黑,一个人没有。
  
  我走到窗户跟前,拉开了窗帘,阳光一下照射进来,我下意识的挡了一下,等视线恢复,往楼下看了看,没有多少人在街道上。
  
  然后我下了楼,看见张楚敏还在电脑前忙着,跟他打了声招呼,就往外走。
  
  路过一楼大厅,能看见有零星的几个人还在玩着电脑,还有的躺在凳子上睡了。
  
  我出了网吧,找了辆车子,骑着就上了街。
  
  我来到这里的市场,买了点豆浆和油条,又买了点小吃。
  
  由于是冬天的早上,外面很冷,加上我没穿外套,冻得我浑身直哆嗦。
  
  我买完之后,骑着车顶着风,飞速回到了网吧。
  
  我进门之后,张楚敏依旧在那里忙活着。
  
  我僵硬的走了过去,从柜子里拿出几个碗碟,再拿出一张圆桌,把豆浆倒上,油条摆上,叫张楚敏先吃,我上楼叫他们去。
  
  我上了楼,敲了敲马振涛的门,许久,马振涛才从里面开门。
  
  马振涛头发很乱,衣衫不整,杨梦瑶还躺在那里睡觉。
  
  “还睡啊,把她叫起来,该吃早饭了。”我说道。
  
  马振涛眯着眼,点点头,转身去动杨梦瑶。
  
  我回到包间,刚开门,就听到顾怡宁说道:“嗯…干什么去了?”说着还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买饭去了,赶紧起来吧,吃饭了,油条豆浆。”我说道,“楼下等着你。”
  
  顾怡宁奋力坐起身,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呵呵一笑放到了一边。
  
  四
  
  我坐在凳子上,喝着豆浆。
  
  张楚敏在一旁啃着油条,弄着电脑。
  
  “忙了一晚上?”我问道。
  
  “没有。”张楚敏咬了一口油条,“睡了会儿。”
  
  “忙的啥啊?”我又问。
  
  “小程序,挺有意思的,做完了,发给你玩玩。”张楚敏说道。
  
  我点了点头。
  
  顾怡宁,马振涛,杨梦瑶从楼上走了下来。
  
  马振涛明显昨晚很累,今天显得没有精神,蔫儿蔫儿的坐到了凳子上。
  
  杨梦瑶也有些无精打采,慢悠悠的坐了下来。
  
  顾怡宁反而很高兴,我以为昨晚她肯定睡得不好,现在看来我错了。
  
  “哎呀,这么早把我叫起来,烦死了。”杨梦瑶抱怨道,从声音可以听出,她嗓子很沙哑。
  
  马振涛看了看杨梦瑶,说道“就是啊。”
  
  “当我想啊,今天十点不是有活动吗?”我说道。
  
  “哎?对啊!”杨梦瑶叫道。
  
  一听活动,马振涛也来了精神,“我操,我把这事忘了!”
  
  “呵呵。”我笑道。
  
  顾怡宁一脸疑惑的问道:“活动不是晚上十点么?”
  
  瞬间杨梦瑶和马振涛石化了,同时把目光看向我。
  
  我笑了出来:“这不是为了让你门打起精神嘛!”
  
  “盖俊有!讨厌!”杨梦瑶叫着拍打我。
  
  顾怡宁在一旁偷笑,我也没有办法,一脸不屑的看着马振涛,把他也看笑了。
  
  之后,整个上午和下午,我们都是在游戏中度过。
  
  约好的下午五点,和任一杰一起打比赛,如约进行,我们玩的不亦乐乎,充满了激情。
  
  顾怡宁好像开始对游戏感冒了,让我教她操作,我本来不想加教她,可她死皮懒脸的嚷着让我教她,我拿她没办法,只好从入门开始教起。
  
  就这样,一直玩到九点。
  
  我们四人,打了车,到了好乐星ktv。
  
  这时候已经九点半了,十点的班级聚会马上就要开始,我都有点小兴奋。
  
  我们四人给同学打了个电话,找到了包间,一进门里面就非常热闹。
  
  吃的喝得散了一地,还有一堆未拆封的摆在地上。
  
  同学见我们来到,吆喝着我们过去坐。
  
  我随便坐了下来,立刻融入其中。
  
  这次聚会不知道是谁组织的,收到消息后我们就过来了。
  
  反正都是自己人,丧良心玩。
  
  整个场面气氛很活跃,都很嗨,但我由于那件事的干扰,还是开心不起来,好几次叫我上去唱首,我都拒绝了。
  
  我静静的坐在位子上看他们嗨,时不时配合的笑一笑。
  
  据说酒这种东西可以解开心中的忧愁,但我没有试图去启开,因为这东西会让我更愁。
  
  陈家豪和李文雨,一人拿起一瓶,摇晃过后,一启开直接喷到了天花板上,其余的人欢呼着跟着做。
  
  冯成华和于艺蕾在上面唱着歌,李思哲和赵雨涵就在下面瞎起哄。
  
  邓岚堃,王伟琪,任一杰,陈家豪,陈厚雨,朱骏易,张鲲鹏就拿着酒互相干杯,又说又笑,还和女生们打闹。
  
  杨梦瑶和顾怡宁,刘欣然,尤爱琳,谈论着最近的的时装问题。
  
  马振涛开了瓶酒,喝了几口,往桌子上一放,又从裤子里拿出包烟,抽了起来。
  
  马振涛抽了几口,看了看我,我摇摇头。
  
  “哎呀,开心点啦,今天丧良心玩,反正不是你请客!”马振涛说道,起身去给其他人分烟。
  
  我既不唱歌又不抽烟喝酒,只是坐在那里看他们玩。
  
  陈家豪和任一杰叫我上去一起唱首歌,我不去,结果几个人合伙把我给抬了上去,我无奈的在上面糊弄了几分钟,根本不知道自己唱的啥。
  
  台下的人笑的人仰马翻,酒都从嘴里喷了出来,吃东西的噎着了,抽烟的呛着了。
  
  我不知道哪里搞笑了,一头雾水坐了回去。
  
  陈厚雨还摸着我头大笑。
  
  最后,朱骏易这货嫌我们唱的都不好,自己跑上去装逼。
  
  他一开口就把我们逗笑了,那唱的才真叫要命。
  
  就这么样子,闹腾了好几小时。
  
  大约都凌晨两点多了,我们才准备走。
  
  所有人都喝多了,说着胡话,站都站不稳,还得互相搀扶着走了出去。
  
  马振涛醉醺醺的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扶着我胡言道:“我看你,今天,玩的不开心啊。”
  
  我没有回答他,他就一直在胡叨叨,说的我烦得慌。
  
  出了门,我们就各自分开了。
  
  顾怡宁和我顺道,我们就一起打车回了家。
  
  在车上的时候,顾怡宁吐了,我不得不帮她整理一下,还跟人家司机道了歉,把她搀扶着回了家。
  
  五
  
  杨梦瑶沿着街道走着,因为喝酒的缘故,走路一摇一晃。
  
  杨梦瑶眼看就要摔倒,马振涛幸好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杨梦瑶看着马振涛,说道:“涛涛,你真好!”
  
  “看你醉的那个样子,我送你回去吧。”马振涛说道。
  
  “随便啦。”杨梦瑶随便说道。
  
  马振涛招呼了一个的,把杨梦瑶扶上了车。
  
  车一直开到一家宾馆,杨梦瑶在车上都快睡着了,车一停,又惊醒。
  
  “这是哪儿啊?”杨梦瑶问道。
  
  “到家了。”马振涛说道。
  
  接着马振涛把杨梦瑶搀扶下车,两人走进了宾馆。
  
  这家宾馆很隐蔽,马振涛带着杨梦瑶上了楼。
  
  楼梯口,老板娘坐在吧台上,故意穿的很厚,背对着马振涛磕着瓜子。
  
  马振涛拍了拍柜台,老板娘开口道:“直走左拐四号房。”
  
  然后马振涛带着杨梦瑶来到了房间里。
  
  马振涛把杨梦瑶往床上一放,从兜里拿出手机,点开了录像,放在了床的旁边。
  
  马振涛开始脱掉衣服,爬上了床。
  
  马振涛把杨梦瑶压在了身下,拖着她的衣服,杨梦瑶也没有反抗,任由马振涛摆弄。
  
  马振涛脱光了杨梦瑶,用下体对杨梦瑶进行抽插。
  
  杨梦瑶闭着眼,呻吟着,很是享受。
  
  “翻过来。”马振涛说道。
  
  杨梦瑶乖乖的翻过,说道:“使劲点儿。”
  
  马振涛听了杨梦瑶的话,更加卖力了。
  
  两个人开始在床上缠绵,双方都很投入…
  
  六
  
  我回到家,爸妈已经睡了。
  
  我一天没有回家,真感觉有些累了。
  
  心里的事情,压得我够呛,加上这么一折腾,我到在床上就睡了。
  
  睡的很不踏实,模模糊糊,似醒非醒,似睡非睡,脑子里还残留着烦躁。
  
  我不断的翻来覆去,想睡都睡不踏实。
  
  最后,我烦的一下坐了起来,看了看时间,都快五点了。
  
  我挠挠头,下床到小屋里那了点安眠药,服下之后才安静睡去。
  
  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等我醒来的时候,父母都去上班了,家里就我一个人。
  
  这一觉睡的,还是很烦,即使睡着了,脑海里还浮现着之前的一幕幕,难以舒服的熟睡。
  
  我躺在床上不想起来,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居然都下午三点了!
  
  看到时间,我震惊了一下,然后又静下来想了想,既然都这么晚了,何不再睡一会?
  
  于是我就在床上躺着。
  
  但是由于已经醒了,繁琐的事情又蹦了出来,根本睡不着。
  
  于是我就打开手机,处理一下QQ消息,或者看看视频。
  
  QQ群里,他们还在谈论着昨晚玩的多么多么嗨。
  
  躺了一会实在躺不住了,就只好起来。
  
  我拿着钱出去随便吃了点,就回到了家。
  
  到家后,我拿出了电脑,无聊的打着游戏。
  
  打了一会,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我立刻停下游戏,拿出手机看了看。
  
  当我看到手机屏幕的一刹那,我顿时惊呆了。
  
  电话居然是杨立新打来的!
  
  电话在响,我正犹豫着到底接不接。
  
  杨立新已经死了….那打电话的是谁?或者还有一种可能,尸体不是杨立新,但是真正的杨立新哪里去了?
  
  我咽了口唾沫,点了接听键。
  
  “喂?是杨立新?”我声音有些颤抖,心里想着不会是鬼来电吧?
  
  “恩,是我。”电话那边说道。
  
  我操!这真是杨立新的声音!
  
  “你你你在哪里?”我有些结吧。
  
  “盖俊有,你还记得吗?我们的誓言。”杨立新说道,并没有回答我。
  
  我有些搞不懂,继续问道:“操!回答我!你现在在哪里?”
  
  “烧焦的皮肤下,隐藏着十二具尸体,黑暗的边缘,矗立着四杯特仑苏。围绕在救世主身边的,是穿着天使衣服的骷髅。”杨立新在电话那边流利的说道。
  
  我有些发懵,搞不懂她在说的什么东西,“杨立新,你现在告诉我,你在哪里好不好?”
  
  “想找我,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杨立新说道,“我在地狱,等着你。”
  
  杨立新说完,挂断了电话。
  
  我愣住了。
  
  等我反应过来时,手机已经黑屏。
  
  我又重新打开,再次拨打了杨立新的电话,这次,不再是不在服务区,而是说的是空号。
  
  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转眼间的功夫就成了空号,还有之前的不在服务区,根本搞不懂到底怎么回事。
  
  我无心再玩游戏,关闭了电脑。
  
  我突然想起杨立新在电话里说的那几句誓言,我可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什么誓言,那她说的是什么呢?
  
  我思考了一会儿,突然眼前一亮。
  
  “难道是…暗号?”我自言自语。
  
  杨立新突然给我打电话,给我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肯定是有用途的,否则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而电话中的人,应该不是杨立新,因为她已经死了,除非尸体不是杨立新。
  
  我在手机的记事本上记录下了杨立新说的话,然后仔细的推敲。
  
  首先是“烧焦的皮肤下”。
  
  对于这句话,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目前我发现的线索来对应。
  
  “隐藏着十二具尸体”
  
  首先,这说的是十二个人,死亡的人,或许能从这死亡的十二个人中得到什么信息,而这十二个人应该是烧死的,有可能死于自焚,火灾。
  
  但是这十二个人,是谁,目前还不知道。
  
  “黑暗的边缘,矗立着四杯特仑苏。”
  
  这句话更是摸不着头脑,什么叫黑暗的边缘?而且还跟特仑苏扯上关系了?所以,这句话先放一放。
  
  “围绕在救世主旁边的,是穿着天使衣服的骷髅。”
  
  先从救世主来分析,这个所谓的救世主,应该是能拯救那十二个人的一个人,可是这十二个人最后都死了,那为什么还要称之为救世主呢?
  
  从逻辑上来看,这个救世主好像和之前的那十二个人没有任何关系。
  
  而下半句,我猜测应该是救世主身边的奸细,而就是因为这个奸细,才导致了救世主没有救那十二个人,致使那十二个人死亡。
  
  但是再仔细想一想,可以发现,我破解的暗语,跟我身边发生的事毫无关系!
  
  以上就是我的全部推测。
  
  我实在想不出来什么了,叹了口气,就一头倒在床上。
  
  等等!
  
  杨立新再扣电话之前,还说了一句话!
  
  “想找我,得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我在地狱等着你。”
  
  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说,我现在要是光想着找她,那么我也会死?
  
  我越想越乱,干脆不想了。
  
  唉,也许刚开始我就不应该插手这件事,现在整的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真应该听马振涛的,不再调查这事了。
  
  (未完待续)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