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777娱乐客户端

《欲望【4】》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By本人已死 阅读:
文/本人已死
  
  一
  
  大早上,我还在熟睡。
  
  我妈就吆喝着把我叫了起来。
  
  又是一个星期一,我背着书包就跑去学校。
  
  这周末过的,没睡多少觉,整个人不精神,加上心里的负担,感觉随时就要到地上爬不起来了。
  
  我把书包一放,就趴在了课桌上。
  
  陈老师没来,我先迷糊会。
  
  同学接二连三的来到教室,很快热闹起来。
  
  我静静的的趴着,等老师来上课。
  
  韩婉月见了我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就笑道:“昨晚熬夜打游戏了是不是?”
  
  我没理她,只是点点头。
  
  早读,我一直在睡觉,根本没听见老师在讲什么。
  
  下了早读,教室里又乱作一团,吵的我睡不好,烦的我坐起来,看着周围发呆。
  
  收作业的问我作业,我实在不想动,韩婉月就帮我拿了出来。
  
  第一节课上英语。
  
  玩手机的都收了起来,看小说的还在偷偷的看着,我后面的那位还拿出零食吃的咔吧响。
  
  我这节课尽量不要睡着,因为这可是班主任的课。
  
  我强忍着不让自己闭眼,嘴里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哈欠。
  
  老师刚踏进门,全部一阵收拾东西的声音。
  
  我盯着老师一直走上讲台,老师拿着一张白纸和课本,往讲台上一放。
  
  “同学们,这周四,五我们要进行月考,请同学们抓紧时间复习,准备好考试,考完试我们进行换位。”李老师说道,“所以,这节课大家赶紧复习不讲新课了,开始吧。”
  
  之后,全班就出现了朗读声。
  
  这会儿,我睡不着了,一想还要考试,真是头疼。
  
  好不容易下了课,终于有时间睡觉了。
  
  可是这会儿我怎么也睡不着了,烦死了。
  
  于是我就从书包里拿课本,第二节课上数学,我找了半天没找到数学课本,看来是忘带了。
  
  无奈,我撑起身体,走出了教室,来到二班门口。
  
  “谁借我数学课本用用?”我站在门口喊了一句。
  
  有些人开始往我这里传递课本,离我最近的李月,首先把课本给了我。
  
  “谢谢!”我说了一句。
  
  李月就冲我笑,说了句没事。
  
  二
  
  好不容易熬过来数学课,还要去跑操。
  
  我打了个哈欠,就往教室外边走。
  
  赵瑞峰和陈家豪从后面跑了过来,把手搭在我肩膀上。
  
  “呵呵,我看你今天很郁闷啊,有啥事情啊?”陈家豪说道。
  
  我没理他,甩开他俩的手一个人朝前走去。
  
  “哎?他这是咋了?最近怎么这么怪?”赵瑞峰说道。
  
  “就是啊,我也不知道。”陈家豪摸着下巴说道。
  
  跑完操,大家都累的往回走。
  
  我也很累,真想找个地方睡一觉,这时候才觉得往床上一躺才是真的很舒服。
  
  我刚走到操场门口,看见有四五个社会青年闯进了学校。
  
  我突然来了精神,站在远处看着他们接下来要干谁。
  
  其中一个走上前,抓住了邓岚堃的衣领,问道:“是不是你?”
  
  邓岚堃有些发愣,显得很害怕,不知道该说什么。
  
  “操你妈的,说话!是不是你!”社会青年吼道。
  
  “什么东西?不是我啊?”邓岚堃辩解道。
  
  “妈的!”社会青年抄起手里的砍刀往邓岚堃砍去,邓岚堃一挡,被打倒在地,衣服被划开一个大口子。
  
  后边跟着的人,拿着棍子就上来打着邓岚堃,打的邓岚堃在地上爬不起来。
  
  周围的人都很畏惧的躲开,但仍有一些喜欢看热闹的在远处看着。
  
  那个领头的社会青年对着我们大喊:“骂了隔壁!是谁他妈的把我媳妇给杀了!给老子站出来!”
  
  我听到这句话,立马明白了,这人是杨立新的男朋友,王宝磊。他因为没有考上大学,现在是个无业游民,他喜欢杨立新,很快和杨立新凑成了一对。
  
  现在,人家媳妇死学校了,自然会来找事,而且看样子已经失去理智了。
  
  我走了过去,他看到了我,就骂道:“小逼崽子,是不是你!”说完就一把抓住我的衣服。
  
  那些人也不打邓岚堃了,停下手,都看向我。
  
  “等一等,你先冷静下来好不好?”我对他说道,“我们现在都很想知道是谁,而且请你不要这样乱打无辜,行吗?”
  
  王宝磊根本不听我的话,一刀砍了过来,我没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结果一刀砍中了,血喷了出来。
  
  王宝磊急红了眼,又是一刀砍过来,我来不及挡,直接捅进了我的腹部。
  
  后面一人拿着棍子直接砸向我,把我一下砸倒在地上。
  
  我用手捂着肚子,血大量的留了出来。
  
  “杀人了!杀人了!”围观的人向四周大叫着跑开。
  
  王宝磊见自己杀了人,也被吓到了,身后的人,也吓得直接跑出了校园。
  
  王宝磊吓得腿都动不了,砍刀从手中脱落,颤抖着。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王宝磊嘴里叨叨着。
  
  我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时候,身后跑来一个人,迅速把我扶起,接着又跑来几个人,一起把我抱了起来。
  
  老师和学校领导带着保安制服了王宝磊,并拨打了120。
  
  我意识还算清醒,疼痛都感觉不到了,只觉得整个胳膊都很麻。
  
  这时我才看清眼前的人,居然是顾怡宁,旁边还站着陈家豪,任一杰,邓岚堃,王伟琪,马振涛,朱骏易,李渊博,黄嘉奇,冯龙飞,杨梦瑶,刘欣然,李月,冯成华等。
  
  陈家豪看着我说道:“挺住啊,兄弟,再坚持一会,救护车到了。”
  
  马振涛拿过我的手,看着伤口,“我操,那个逼样的东西,这么狠!”说着,从兜里掏出卫生纸想给我止血,“忍着我帮你止血!”
  
  马振涛刚要给我止血,突然被顾怡宁抢过去。
  
  “止什么血!这纸能用吗??!”顾怡宁叫道。
  
  都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我。
  
  顾怡宁流出了眼泪,紧紧抱着我。
  
  邓岚堃转过了身子,看向一边。
  
  陈家豪急的来回走动。
  
  其他人都低着头,不说话,时不时摸一下眼泪。
  
  我觉得我的身体不是我自己的身体了,整个身体很麻木,眼睛已经撑不住的开始上眼皮打下眼皮了。
  
  我不能死,事情还没有结束……不…不能死….不对,趁现在清醒,还是把我知道的都说了吧。
  
  我刚想开口,所有人都看向我。
  
  “有什么愿望快说出来吧!兄弟们替你完成!”陈家豪说道。
  
  “我….其实…”我努力的说道。
  
  顾怡宁一下摁住我的嘴,摇头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就去看我的腹部伤口。
  
  顾怡宁的举动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都看向我的腹部。
  
  大家仔细一看,发现腹部没有血流出。
  
  顾怡宁奇怪的去扒开我的衣服,发现刀子没有进入我的肉体,而是捅烂了衣服,而鲜血都是从我的手上流出的。
  
  大家松了口气,气氛放松下来。
  
  我明白了他们的意思,看来我的腹部没有受伤,只是手…
  
  也许好消息让我松了口气,我之前硬撑着的那口气没了,一下晕了过去。
  
  三
  
  我感觉我的身体在自己晃动,我努力睁开眼,发现我正在医院里。
  
  我躺在床上,医生们忙活着给我包扎伤口,同学和老师在门口看着。
  
  我这会终于放松了,看来我命是保住了。
  
  呵呵,只有我还活着,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这时,我竟开心起来,忍不住笑出了声,把医生吓了一跳,老师和同学一下冲了进来。
  
  “醒了!”医生说道。
  
  同学们和老师都很兴奋,陈家豪上来对我伸出来拳头,我笑着用拳头回应了他。
  
  医生包扎好之后,走出了房间。
  
  正巧,我妈急急火火的在这时候跑了进来,一下扑倒在床边,看着我,眼睛里已经急出了泪水。
  
  顾怡宁走出去,拦截了医生,好像询问了什么问题,又走了回来。
  
  “我爸呢?”我说道。
  
  “你爸不知道怎么回事,联系不上啊!”我妈着急的说道。
  
  顾怡宁看了看我,然后对我妈说道:“阿姨,医生说出血量不是太多,休息几天就好了。”
  
  “哦哦哦,谢谢啊!”我妈说道。
  
  刚才压抑的气氛消失了,同学们跟我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只有顾怡宁,陈家豪,任一杰,王伟琪,赵瑞峰,冯龙飞马振涛,邓岚堃,杨梦瑶,刘欣然,留了下来。
  
  老师跟我妈在外边聊着天,同学就在旁边陪我聊天,让我心里舒服了很多,看来,这会儿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四
  
  一直到了星期四,该考试了我都没有去上学。
  
  其实我最了解我自己,现在我本该可以下床走动什么的,但是我发现这种整天躺着受别人伺候的生活还不错,比在学校好多了,心情略有好转。
  
  整天就是那几个关系铁的来看看,陪着玩会儿聊聊天,吹吹牛逼。
  
  不知道为啥,从我出事到现在我爸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妈打过电话,回家看过,去我爸公司过,都找不到人。
  
  电话是关机,家里没人,公司里说辞职了。
  
  怎么会辞职了呢?
  
  辞职也得跟我们说一声吧?而且得回家吧?怎么连个人影都不见了,就算是有什么心里负担,这么多天了,也该回家吧?但是这也不至于辞职啊?
  
  我妈整天愁的要命,也不上班了,到处去找我爸,还得照顾我,我说我自己可以,结果现在连我妈也很少来医院了。
  
  不过我自己倒是很逍遥,在医院吃喝玩乐,还有朋友们来陪着玩闹,生活很不错。
  
  可是,好景不长。
  
  考完试的第六天,也就是星期四,我“被迫”出院了。
  
  我回到家里,发现我妈不在家,我爸也不在。
  
  第二天一早我就照常上学了。
  
  我刚到教室,同学一阵欢呼声,问我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当时的情况,伤口疼不疼之类的无聊问题。
  
  我坐到自己位置上,发现同位变了。
  
  我以为他做错了位置,就说道:“你坐错了吧?”
  
  谁知对方呵呵一笑,道:“是你坐错了!”
  
  随即全班哄堂大笑,有的给我指明坐的位置。
  
  这时我才想到我换位了。
  
  我的位置还是在倒数第二排,只不过靠墙边了,这样上课时,老师看不到我,但是有个弊端,如果老师从后门看,看我看的最清楚。
  
  这时候还在早自习,老师没有来,全班还在聊着天说着笑。
  
  我正纳闷我的同位是谁时,顾怡宁走了过来。
  
  顾怡宁一脸笑容,背着书包大摇大摆的走到我的旁边,从容的坐下,看着我一脸的惊讶,然后拿出课本,放到桌面上。
  
  “怎么是你!?”我惊讶道。
  
  顾怡宁笑了笑,说:“我跟老师申请的,顺便照顾一下你。”
  
  “哦,原来如此。”我说道,然后也拿出来课本。
  
  第一节课是数学,老师在讲台上说着今天该学什么内容时,玩手机的还在玩手机,看小说的看小说,完全无视老师。
  
  刚上课五分钟,顾怡宁就对我说道:“现在抄作业好抄了吧?”
  
  我没回答,表示默认。
  
  “你知道吗?”顾怡宁突然说道,“最近我们班又发生了一件事。”
  
  我在听,示意她继续说。
  
  顾怡宁顿了顿,继续说道:“梁曦丹失踪了。”
  
  我听后整个大脑一震,听课的兴趣完全没有了,迅速想到杨立新事件,接着脑袋里浮现出各种画面。
  
  我转过头,激动的说:“继续说别停!”
  
  顾怡宁被我的样子吓到了,很不解,然后看了看老师没有注意到,就继续说道:“没人知道去了哪里,失踪前后没有人看到,离奇的跟杨立新那次一模一样,最后,尸体在学校的国旗杆上发现了,是穿透了胸腔插在上面的,也被解剖了,跟杨立新一样是强奸致死…”
  
  我听的目瞪口呆,说话有点语无伦次,:“你你你,你却确定?”
  
  顾怡宁大幅度点了点头,还说道:“千真万确!很多人看见了!就是星期一的早晨!”
  
  我立刻冷静下来,陷入了沉思,然后迅速联想到之前的暗语,再和现在的事件联系起来。
  
  我正想着,顾怡宁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以为我呆住了。
  
  这时候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表明来短信了。
  
  我不顾一切打开了手机,发现是我爸来的短信。
  
  我立马打开查看,当我看到短信的一刹那,再次惊呆了。
  
  老爸:
  
  对不起,儿子,老爸走了,勿念。
  
  这…这什么意思?
  
  这回我还没来得及思考,顾怡宁一下夺过我的手机,塞进了她的书包里。
  
  突然班主任从前面一下冲了进来,直接冲李渊博走去,对着他大吼道:“把手机拿出来!”
  
  李渊博愣住了,没明白怎么回事,手中的手机一下被李老师夺了过去。
  
  班主任看了看别处,又大吼:“还要黄嘉奇!陈子明!你们两个也带着手机去我办公室!李渊博也来!”
  
  说完,全班同学还没有反应过来,班主任就拿着手机扬长而去。
  
  数学老师看了看气氛不对,就用手敲了敲黑板说道:“好了,别说了,现在继续上课。”
  
  我坐在位子上,心里特别的忐忑,眼下的事没处理完,这又多了个事情,要不是顾怡宁眼疾手快,我就完了。
  
  我心跳个不停。
  
  上课了一会,大约快下课的时候,黄嘉奇哭着回来了,一进门就叫朱骏易。
  
  朱骏易冷了神。
  
  “李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并带上手机!”黄嘉奇哭着说,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朱骏易看了看四周,一脸不解,拿出手机走出了教室。
  
  这一幕过后,我有种心脏要炸裂的感觉,无心听课,注视着带手机的同学们一个个被带走,说不定下一个就是我。
  
  顾怡宁看我看出了异样,就抓着我问道:“你…你…你没事吧?”
  
  我慌张的回过头,勉强的说道:“没事没事。”
  
  顾怡宁听后,一脸的质疑。
  
  我低下头,心里的算盘迅速的转着。
  
  同时,下课铃响了。
  
  (未完待续)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