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777娱乐客户端

《欲望【6】》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By本人已死 阅读:
文/本人已死
  
  一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校园。
  
  我没有理会路上碰见了熟人,也没有搭理身后的那些人。
  
  这些人,一星期后再见了,希望在这一星期的时间内,不会发生任何事,不要再死人了,让我好好安静一会。
  
  我刚走出了校门,手机便振动起来。
  
  这…又是什么电话?
  
  我这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快速离开学校附近,找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接听了电话。
  
  电话,是杨立新打来的。
  
  “你他妈要玩到什么时候?杀人很有意思是吗?那你他妈来杀我啊?敢吗?”我失控的吼道。
  
  “呵呵,不要激动嘛。”杨立新在那头笑道,“还记得当年失火的那个平房吗?去哪里看看吧,会有你想要的结果。”
  
  “你到底是谁?”我说道。
  
  “杨立新。”杨立新说道。
  
  “不,你不是!杨立新死了!”我吼道。
  
  “呵呵,去看看吧。”杨立新说完,扣了电话。
  
  我骂了一句,把手机放回兜里。
  
  我正要转身去她说的地方,发现顾怡宁正在前方看着我,旁边跟着刘欣然。
  
  我觉得刚才的话被听到了,但是顾怡宁一脸茫然,眼睛还是红的。
  
  我转身就跑,顾怡宁大喊:“你去哪?”
  
  我没有理她,不顾一切的往平房跑去。
  
  很快,我到达了那个平房。
  
  这个平房是两年前失火的,现在周边都没有人居住。
  
  这个房子看起来跟鬼屋没什么两样,给人一种惊悚的感觉。
  
  我推开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里面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
  
  我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往墙上一照,瞬间把我下了一跳。
  
  墙上,挂着三具被解剖的尸体。
  
  这时,我才闻到一种腐尸的味道,顿时我都不敢呼吸了。
  
  我慢慢走向那三具尸体,用手电筒从上到下仔细照了照,发现他们分别是朱骏易,于艺蕾和陈子明。
  
  我照了照片,刚想采取一点样本回去,突然杨立新又来电话了。
  
  我接了起来,“我已经在这里了,你出来吧。”
  
  “呵呵。”杨立新说道,“我打电话是告诉你,赶快离开哪里,警察一会就到。”
  
  “哼,谢谢提醒。”我说道,扣了电话。
  
  唉,看了看眼前的尸体,联想到他们死前所遭受的痛苦,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流血。
  
  “我会查出真凶的,你们等着!”我对尸体说完,跑了出去。
  
  二
  
  这个房子,是很久以前的了。
  
  他位于学校的西南侧,而我家在学校的北侧,所以,我回家的时候还是会经过学校。
  
  我经过学校的时候,发现教学楼前面还站着一群人。
  
  这群人刚放学的时候就在这里,现在还在这里。
  
  我有些纳闷,仔细看了一下发现,之前他们好像是围着一个人的,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好像在往上看。
  
  我顺着他们的目光向上看去,我大吃一惊,楼顶居然站着一个人。
  
  我迅速跑进校园,来到那群人旁边。
  
  我抬头仔细一看,居然是马振涛!
  
  周围的人都在谈论着他为什么跳楼,而马振涛已经在楼顶的边缘,他对着身后大喊大叫,试图让救他的人离他远点。
  
  我不明白马振涛怎么回事,居然要跳楼?不会,凶手是他?现在被发现了,承受不住压力想要自杀?这,不可能吧?
  
  “别过来!退后!”马振涛愤怒的大叫。
  
  突然,马振涛一下翻过栏杆,站在边上,用手抓着栏杆,对着我们楼下的这群人大吼道:“杨梦瑶不是我搞怀孕的!不是我!不是我!”说完,纵深跳了下来,身体像一个铅球,重重地摔倒了地面,发出一声闷响。
  
  身体在地上开出了一朵似带血的玫瑰花,慢慢延伸,马振涛的脑袋,被撞的变了形,就像一个半裂开的西瓜。
  
  马振涛的手指,蘸着血液,用尽力气张着嘴想要说出什么,但是只说出了口形,我见状立马跑到他的跟前去仔细听,周围的人都已经吓跑了,有的去叫老师了。
  
  马振涛瞪着眼睛看着我,挣扎着,变努力张嘴说边用手写,还没有写完,突然竭尽全力大叫:“让大!”然后停止了挣扎,手也没了动静。
  
  我愣了一下,连忙去看写的字,只见地上写着:“黑色皮肤2答案。”
  
  我管他什么意思,立马掏出手机拍了下来,然后使劲摇晃马振涛,但他已经死了。
  
  与此同时,赶到的老师们把我拉了起来。
  
  我呆呆的的站在一旁,看着老师们在哪里忙的热火朝天。
  
  不知道哪个老师,急匆匆的跑过来,喘着粗气,对着老师们喊道:“门外,警察,说,在废弃的房子,发现了咱们,学生,的尸体…”听着说话的口气,明显是一路跑着过来的,都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领头的老师大惊失色,跟着这位老师快步走开了,而其它老师还在忙活着马振涛。
  
  让大?什么意思?
  
  黑色皮肤2答案难道是说凶手是两个长的很黑的人?一共两个人吗?皮肤比较黑?莫非一男一女?
  
  马振涛是被冤枉的…被威胁的…而凶手栽赃给马振涛早在计划之内!
  
  我操!我面对的是个什么对手?难道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
  
  朱骏易,我,马振涛,那么,下一个是谁?
  
  还有那个内奸,是谁?
  
  我正在思考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好像习惯了这一切,面对死人,解剖尸体,什么的我都习惯了,我竟然如此的冷静,甚至冷静的连我都不敢相信,即使当时会感到呼吸困难,但是很快就会好了。
  
  突然,有人拉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是李月。
  
  “走吧,好恶心的。”李月拉着我说道。
  
  我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就跟着李月走开了。
  
  现在校园里的学生没有几个了,都被刚才发生的事情吓跑了,取之而代的是忙碌的医生和奔跑的警察。
  
  三
  
  “我好害怕啊。”李月说道。
  
  “怕什么?又不会吃了你。”我说道。
  
  旁边的篮球场上,邓岚堃他们已经散去,零零散散的往校门口走去。
  
  时不时有几个路过的打个招呼。
  
  李月一直跟在旁边,贴的我很近,身体似乎在发抖。
  
  李文雨还没有走,看到了我,直接冲我走了过来,二话没说扇了我一巴掌。
  
  我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李月却反驳道:“你疯了吗?!”
  
  “我疯了?呵呵,这个龌龊的东西,怎么不去死?我家宁宁对他那么好,他却当没看见!狼心狗肺的东西!无能的屌丝!以后没靠近我家宁宁!”李文雨气的骂道。
  
  “他怎么找惹你了?你就这样说人家?”李月替我说话。
  
  “问问他吧!”李文雨说道。
  
  李月回头看向我,又回过头想要开口说什么,被我给拦住了。
  
  “对,她说的很对,我龌龊,我狼心狗肺,我无能…对不起…”我感觉心口很堵得慌,说话都有些颤颤巍巍。
  
  “哼!”李文雨转身就要走。
  
  “李文雨,小心点。”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句话,眼泪不由自主流了下来。
  
  李文雨反而惊讶了,没有搞懂我是什么意思,说了句“神经病!”就走开了。
  
  李月从兜里掏出纸,帮我擦着眼泪。
  
  我们俩并肩走出了校园。
  
  在路上,碰到了王伟琪,他在等任一杰,我估计任一杰这小子,还在里面泡妞呢,王伟琪这么辛苦等他,是不是脑子缺根筋?
  
  我往家的方向走去,李月也紧跟着我。
  
  “你家住哪里?”我问道。
  
  “啊…不远,几分钟就到。”李月说道。
  
  “哦,那再见。”我说道,就准备走开。
  
  突然李月一下抓住我的手,不让我走开,我皱着眉头看她。
  
  “那个…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我一个人害怕,能不能…”李月小声地说道。
  
  “没问题,走吧。”我爽快的说道,然后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李月好像很开心,脸上多了几分光彩。
  
  我顺着她的指引,一路走了很长时间,并没有她说的几分钟。
  
  突然,李月在一栋楼跟前停下了脚步,我愣了一下,就这一愣。突然让我想到什么事情,之前那些人的失踪,不就是放学吗?而且,我也是死亡名单中的一个,但是李月很白。不黑啊?难道她是卧底?
  
  我察觉到不对劲,立马往四周看有什么逃跑的地方,顺势摆好了战斗姿态。
  
  李月回过头,低着头看向我,“那个…”
  
  我警惕的听着她说话。
  
  “那个,我今天看到你和顾怡宁的事情了,你俩分手了吗?”李月害羞的说道。
  
  我想了想不对劲,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我就没有跟她好过,你们都误解了。”
  
  “哦…”李月突然靠近我,我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李月被我吓了一跳,抬起了头,这时候我看到她的脸已经通红。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李月一个箭步直接冲上来抱住了我,“那,如果我喜欢你。你会不会同意呢?”
  
  我被问蒙了,刚才的联想顿时烟消云散,现在几乎又丧失了思考能力。
  
  “我会很乖的,做你的宝贝,而且我暗恋你一年了,加上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我觉得我一个人很害怕,我需要一个能给我安全感的人…行吗?”李月说道。
  
  我的脑袋混乱了,刚才明明发生那种事情,现在突然给我来一个这样的事情,就像火和水碰在了一起。
  
  我抓住她的肩膀,想要推开她,但是她抓的很紧。
  
  “我想,现在不是告白的时候吧?”我说道。
  
  李月没有说话,还是紧紧抱着我。
  
  我受不了了,使劲把她一推,“我…现在还无法做决定,明天再说好吗?”
  
  李月看着我,眼睛很澄澈透明,点了点头,跟我道别,转身走进了楼道。
  
  我呼出一口气,转身就往家跑。
  
  我回到了家,家里没有人,我放下书包才想起来,好像没有布置作业,但又仔细想了一下,好像是让我们自己在家里复习,开学就期末考试,先避避风头,开学时间在家长群里通知。
  
  我正准备下碗泡面,我妈就开门走了进来。
  
  我妈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一脸的泪水,直径走过来对我说:“儿子,你爸…他…”
  
  我感觉到了什么,想起了我爸那天给我发送的短信,接着想到了“让大”。
  
  “我知道了,走吧,哪家医院?”我冷静的说道。
  
  妈妈好像被我的态度吓到了,没有想到我居然这么冷静,擦了擦眼泪拉着我就坐上了去医院的车。
  
  到了医院里,我妈飞快的走在前头,我现在居然都跟不上我妈的脚步了,因为她几乎是跑的。
  
  我以为是在病房,但是是在地下一层。
  
  这一层,意味着的东西,太多了。
  
  在护士的带领下,我看到了我爸的遗体。
  
  “你心里做好准备…”我妈说道,护士掀开了白布,我妈迅速转过脸,背对着我哭泣。
  
  “你爸爸是…”
  
  护士刚开口,我立马抢先说道:“是被强奸致死,性器官被割掉,并且在死后解剖。”
  
  护士愣住了,我妈顿时停止了哭泣,都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我不想再看了,看的够多了…”我小声的说道,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
  
  四
  
  我现在明白了,全都明白了!真相就在眼前!
  
  俩个黑皮肤的人,男生黑皮肤的很多,有陈厚雨,任一杰,赵瑞峰,邓岚堃,陈家豪,黄嘉奇,袁光,这是最可疑的几个,女生黑皮肤的不多,但是根据身边的内奸这个词,我觉得应该是韩婉月!当杨立新跟我说暗语的时候,我们没有换位置,也就是说这个内奸是我同位,韩婉月,根本不是顾怡宁,而且她不是黑皮肤,我真的错怪她了。
  
  最后一个一个死亡的男生,我猜测,应该是李渊博或者是黄嘉奇,因为他们和朱骏易一样是带了手机的,这么一说共同点虽是这样,但是,那凶手岂不是跟李化群,李老师有关系?这…不可能吧?
  
  但是,还剩下八个女生,这个范围就太广了,我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出来。
  
  “让大”其实这个词确实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把他们的首字母单独拿出来看就是rd,但是这个rd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猜测是英文ready,准备好了吗的意思,不过这好像跟这件事没有什么关联。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要为爸爸报仇,为那些死去的人,报仇!
  
  突然,电话响了,我以为是杨立新,但我接起电话一看,是任一杰。
  
  “什么事情吗?”我问道。
  
  “呼….”任一杰的声音很急促,“不好了,王伟琪,不见了…”
  
  “什么意思?”我说道。
  
  “王伟琪跟我走了之后,我把他送到了家门口,但是今晚他父母跟我家打了电话,说没有回来。”任一杰说道,“你说,会不会出事了?”
  
  我愣住了,居然在短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看来我得加快我的进度了。
  
  “这事,还有谁知道?”我问道。
  
  “都知道了,你没有看群里吗?”任一杰说道。
  
  “那你怎么想着跟我打电话?”我质疑道。
  
  “因为你家离王伟琪家最近啊!”任一杰说道。
  
  他说的确实是这样,我家离王伟琪最近,跟我打电话是正常的,看来,待会还会有电话,并且我觉得可以排除他了。
  
  挂断了电话,我把手机调至静音,不希望接下来有人打扰我,因为下面做的事情很关键。
  
  我出了医院,到了一个很隐蔽的小巷,掏出电话拨打了杨梦瑶的号码。
  
  电话响过后,杨梦瑶接了起来。
  
  “喂?打电话什么事?”听声音好像在咀嚼东西。
  
  “额,你在吃饭吗?”我问道。
  
  “是啊,怎么了?”杨梦瑶说。
  
  “那个,现在出来行吗?”我说道。
  
  杨梦瑶咽下嘴里的东西,说道:“嘻嘻,什么事啊?”
  
  “很重要的,你出来下,我在xxxxx”我说道。
  
  “哦,好,等二十分钟。”杨梦瑶说完扣了电话。
  
  我继续往前走,离开医院附近,往我说的地方走去。
  
  这里是那天我们ktv聚会的地方。
  
  我在门口的马路边上等着,等了一段时间,从出租车上下来一个人,定睛一看是杨梦瑶,我冲他招了招手,她就小跑着过来了。
  
  杨梦瑶穿的很鲜艳,打扮的有些过了。
  
  “你咋穿成这样?”我皱着眉头问道。
  
  “切,我还问你把我叫到这里来干什么呢!”杨梦瑶调皮的说道。
  
  “呵呵,没啥,跟我来。”我说着往前走去,杨梦瑶跟在后面。
  
  Ktv周边都有出租车等候,等ktv出来的人方便搭车,而司机基本固定在这里,所以,我的目的很清楚了。
  
  现在这里有十几辆车,我拉着杨梦瑶到每个司机面前问认不认识杨梦瑶或者问聚会那天晚上见不没见过她。
  
  不过,遗憾的是,没有一个人见过。
  
  “你神经病啊!”杨梦瑶抱怨道,“你问人家认不认识我干什么!”
  
  我把杨梦瑶拉到一边,坐在花坛上,说道:“马振涛死了。”
  
  杨梦瑶表情立刻变了,有些不敢相信。
  
  “跟说这个干嘛,这种不负责的人,死了更好。”
  
  我抬头看向她,“你知道马振涛死了?”
  
  杨梦瑶眼睛有些红,表情和语气有些变化,“废话,我一到家就知道了。”
  
  我叹了口气,“唉,其实,不是马振涛的事。”
  
  杨梦瑶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听我说。
  
  “对了,孩子怎么样了?你父母知道?”我问道。
  
  “不知道,我想把孩子打了,可是需要钱,而且到医院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说到这里,杨梦瑶哽咽起来了。
  
  我用手搭在杨梦瑶的背上,“不要说了,有我在,真相会出来的。”
  
  杨梦瑶终于忍不住了,一头装进我的怀里哭了起来,“不要再跟我提了…”
  
  就在这时,又来了一辆出租车停靠在了这里。
  
  我示意杨梦瑶起来,杨梦瑶看了看我,又看见了一辆新来的车子,就站了起来。
  
  我拉着杨梦瑶到了车门旁边,对司机说道:“你好,你见过这个女孩吗?”
  
  司机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然后看了看杨梦瑶,说道:“我想想,不过,看着有些面熟。”
  
  我一听,赶紧问道:“是不是xxx时候,坐了您的车?”
  
  司机思考了一下,脸色一变,立刻答道:“奥!对对对!我想起来了!那天是坐了我的车。”
  
  我心想有门!
  
  “那个,我们还去那天去的那个地方。”我说着拉着杨梦瑶上了车。
  
  “好嘞!”司机爽快的答应道。
  
  杨梦瑶有些诧异,一直看着我的脸。
  
  我看向她,笑了笑。
  
  “你想和我做那个?”杨梦瑶突然说道。
  
  我一听,连忙解释道:“不不不,不是那个意思!”
  
  杨梦瑶一下捂住我的嘴,“不用解释了,实话实说就行了,我又不是不同意啦!”
  
  我一把拿开她的手,“哎呀,你好幼稚!”
  
  杨梦瑶转哭为笑,我也无奈的笑笑。
  
  五
  
  司机把我们放到那个地方,但是我不知道是哪个地方,杨梦瑶不是很清楚,幸好司机那天倒车的时候看见了,就跟我说了一下。
  
  我拉着杨梦瑶过了马路,走进了那家酒吧。
  
  我们走上了二楼,当我们走到了二楼门口的时候发现前面没有路了,也就是说没有三楼,并且二楼的入口是封住的。
  
  我觉得奇怪,好不容易找到了地方,不甘心轻易放弃。
  
  我围着门转悠了几圈,发现这个伸缩门是开着的,下面有光透露出来。
  
  我心想,装的挺像啊,差点把我蒙惑过去。
  
  我把手深入缝隙,用力往上一拉,门一下被我打开了。
  
  我走了进去,杨梦瑶也跟了进来。
  
  前面的柜台上坐着一个女的,应该就是杨梦瑶说的老板娘。
  
  不过,既然有人在这里,为什么门不打开?
  
  “老板,这里有房间吗?”我问道。
  
  老板娘晃动了下身体,有些微微发抖,从背面看,怎么感觉老板娘好像从哪里见过但是说不上来。
  
  “有,直走到头,左转第五个房间。”老板娘说道,但是她的声音很温柔,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而且一直背对着我们,难道她一直这样做生意的吗?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我拉着杨梦瑶走到那个房间门口,正当我要开门的时候,杨梦瑶突然说道:“你有没有发现,这里开门不需要钥匙?”
  
  我一愣,想了想确实没有给我钥匙,我立马试了试房门,果然不需要钥匙就可以打开。
  
  “还有,那天我来的时候,是第二个门,不是第五个。”杨梦瑶说话的生意变了,而且表情也没有刚才那样了。
  
  我立刻走到第二个门前,一把打开走了进去,杨梦瑶也尾随进来。
  
  这里跟普通宾馆没什么两样,但是我结和最近发生的事情来看,这房间不简单,肯定有什么机关,要不然,在这里解剖尸体,肯定会有痕迹的。
  
  杨梦瑶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也帮我找了起来。
  
  我找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异样,杨梦瑶也没有。
  
  眼看把整个房间到处都摸了一遍,没有任何暗道出现。
  
  我站在原地想了想,杨梦瑶就走到床边,一下倒在了床上。
  
  “哎呀,累死了,找什么嘛那么费劲!”杨梦瑶抱怨道。
  
  我正思考着,突然看到杨梦瑶躺到床上的姿势,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迅速爬上床,杨梦瑶愣了一下说道:“啊?这么快?”
  
  我一下压到了她的身上,杨梦瑶紧闭上眼睑,我也就刚刚这么压上去,整个床瞬间发出咯噔一声,顿时床对面的墙出现一个暗道。
  
  我爬起身,对着墙笑道:“哈哈哈哈,果然如此!”
  
  杨梦瑶这才反应过来,脸已经通红。
  
  我迫不及待的走进了暗道,每一步都很小心,怕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
  
  我一直沿着楼梯往下走,没有异常。
  
  当我走到尽头的时候,发现这里是一个封闭的房间,墙上有几只蜡烛照明,墙角有一张床。
  
  由于蜡烛的光亮不是很足,我就打开手机的电筒照亮。
  
  这一照可把我吓死了。
  
  整个房间血迹斑斑,唯独床上是干净的。
  
  更可怕的是,地上还有一具尸体,我壮胆走过去一看,居然是王伟琪的尸体!同样被解剖了,性器官被阉割。
  
  怪不得空气中有股怪味,我立马照了几张照片,迅速跑了上去。
  
  杨梦瑶站在门口,见我急忙跑上来就问道:“怎么样了?”
  
  我二话不说拉着杨梦瑶就往外跑,一出门,走廊的另一边就站满了人。
  
  我心想:卧槽,中计了!
  
  老板娘依然用怪异的声音说话,这时候我仔细一听才发现这不就是杨立新的声音吗?只是因为不是一个中学生的模样所以之前没有分辨出来!
  
  “呵呵,没想到你能找到这里。”老板娘说道。
  
  我把杨梦瑶挡在后边。
  
  “哼,你的老巢都被我找到了,你还能怎样?”我说道。
  
  “可是,你觉得你能逃走吗?”老板娘看了看身边的打手说道。
  
  我一眐,发现确实是这样。
  
  “好,既然这样,我想知道剩下的八个女生,是谁?”我问道,杨梦瑶在后边紧紧拉着我的手。
  
  “呵呵,看来,你破译了那句暗语了。”老板娘笑道,“反正你逃不掉了,就告诉你吧,剩下的人……”
  
  “哈哈哈哈,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老板娘突然改口大笑道。
  
  我咬着牙说道:“那你为什么要杀我们这四个男生?”
  
  “哦?你知道是哪四个男生了?”老板娘问道。
  
  “当然,我,马振涛,朱骏易,王伟琪。”我说道。
  
  “哈哈哈哈!”老板娘突然大笑“错了!不是这四个!”
  
  “什么!”我说道,瞪大了眼睛,不是这四个?
  
  “朱骏易和王伟琪对了,但是马振涛不在死亡名单范围内!本来杨梦瑶该死的,但是她错以为把她搞怀孕的是马振涛了,于是将计就计,没想到马振涛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意外死亡了。”老板娘笑道,“其实还剩下九个女生没杀,因为杨梦瑶没有死,她也是其中一个!那么,今天就是…哈哈哈!”
  
  “你还没有说为什么没有我呢!”我问道。
  
  “你?”老板娘说道,“你本来不在死亡的人之内,但是你居然多管闲事,所以必须杀了你!但至于剩下两个人是谁,我先告诉你其中一个!”
  
  老板娘打了个手势,从后面带出来一个人,浑身被绑住,而且是裸体的被带上来,我一看这肥胖的身材就知道这是陈家豪。
  
  “你这个畜牲!”我骂道,杨梦瑶已经承受不住了,直接跪到了地上。
  
  陈家豪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着我,那是死前的表情。
  
  “呵呵,男生死前,会先跟我上床,这样会死的舒服一些,我会好好伺候你兄弟的,哈哈哈哈。”老板娘笑道。
  
  我握紧了拳头,终于明白为什么男生的死亡调查也是被强奸了,但是,强奸女生的是谁?是这些打手吗?
  
  “盖俊有,她是….!”陈家豪突然指着老板娘大吼,但是打手一棍子把陈家豪打晕,被拖了下去。
  
  “小逼崽子!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嚣张!”老板娘骂道。
  
  我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包含了仇恨和杀意。
  
  老板娘看了看我们,突然命令道:“抓住他们!”
  
  说时慢那时快,我一把拉起杨梦瑶就往反方向跑。
  
  走廊尽头是死胡同,但是有一扇窗户。
  
  我拉着杨梦瑶跑到窗户跟前,我往外边看了看,这里离另一栋楼不远,下方还是个垃圾桶,一个计划很快在我脑海里浮现
  
  “别犹豫!跳到对面楼顶!”我对杨梦瑶大吼,杨梦瑶吓得早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我一把把她推上去。
  
  杨梦瑶站在窗户上不知道怎么办,眼看打手就要追过来了。
  
  “快点!你难道想和他们一样被强奸致死然后解剖吗?”我撕心裂肺的吼道。
  
  杨梦瑶已经吓哭了,最后看了我一眼,转身大叫一声奋力一跳,一下跳到了对面楼顶。
  
  “等着我!”我吼道。
  
  可是这时候打手已经追上来了。
  
  突然一棍子轮了过来,我使劲绷紧双臂,用力一挡,然后吸了口气,双脚一下腾空而起,一脚登住墙壁,另一只脚用尽全力往那人头上一踢,那人一下被我踢翻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接着又是一棍子飞过来,我迅速一顿,捡起地上那人手里的棍子,往冲上来的人头上一轮,把那人砸的头破血流。
  
  然后又上来俩人,一个一棍子挥过来,我又是吸了一口气,一个下蹲外加一个扫荡腿,两人直接倒地不起,我借力一个腾空翻,直接踹飞后面上来的两人,最后一个完美落地,不过这还没完,这时又上来一人,我一下跳起,脚一蹬墙,跳上了窗户,那人棍子一下挥了个空。
  
  “你真的以为我逃不掉吗?”我回头对老板娘说了一句,转身跳上了另一栋楼。
  
  打手从地上爬起,看着我逃去的背影,可是被我一脚踹到太阳穴的那位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老板娘转过身子,骂道:“混蛋!你们还不快去追!剩下的人赶紧去备用地点!”
  
  杨梦瑶还瘫坐在一边,我缓冲了一下,立马站起身。
  
  “快,咱们一起跳到垃圾桶上,这样能减小阻力!”我叫道。
  
  “不要…”杨梦瑶哭着说道。
  
  我一看,说是不管用了,只好这样了。
  
  我一下抱起杨梦瑶,杨梦瑶吓了一跳没有反应过来就跳了下去。
  
  我们俩一下落进垃圾桶,直接把垃圾桶撞翻了。
  
  这时候没有多余犹豫的时间,我赶快起身,抱起杨梦瑶就往马路上跑。
  
  正好路过一辆出租车,我拦路截下,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我把杨梦瑶放到一边,往靠背上一靠,放松的呼出几口气,呼吸渐渐正常起来。
  
  “去哪里?”司机说道。
  
  “东辛采油厂。”我回答道,往车外看去,打手们已经放弃了追杀。
  
  杨梦瑶缩在一旁,神志不清了。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会出这么大的乱子,接下来干什么,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未完待续)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