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777娱乐客户端

鬼故事:雨中的死亡邂逅!

时间:2015-12-29 来源:未知 作者:秩名 阅读:
今天,雨下得很大。
  
  没办法,夏天的天气就是这个样子,像女人的脸一样,很多变!一会儿还是风和日丽的,但一转眼,就变得狂风骤雨的了,而且还没有一点预兆。
  
  我一边悠闲的端着咖啡坐在办公桌上,品尝它的着香浓,苦中带甜,一边幸灾乐祸的欣赏着同事们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发愁的脸。不用问就知道,他们一定都没有带伞,也一定都没有看过昨天的天气预报。
  
  不管这些了,下班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我整理好明天要做的工作放在桌子上,就拿起雨伞,无视掉那些发愁的正打电话让家人来送伞的同事,推开公司的门走了出去。
  
  大街上,有许多的路人拿着书啦,包啦等能挡雨的东西高高的举在头顶上挡雨,焦急的跑回自己的家,我还是撑着我那最喜爱的黑色雨伞行走着,一点与他人更用一把伞的好心意识都没有,因为我很讨厌别人看我的伞的眼神,所有人都认为黑色的雨伞是不吉利的,一般是能躲就躲,可是我倒不这么觉得,那些彩色的雨伞是为街上的小女孩们准备的,我一个大男人,就应该撑着把很有男人味的黑伞嘛,至少我是这么感觉的。
  
  正当我想着,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可是很讨厌别人打扰我的思路的,愤怒的一转身,便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女孩。
  
  雨点打落在她一身的纯洁白色的连衣裙上,白色的鞋子,白色的短袜,白色的手镯……一切的一切,都是白色。雨水从她湿淋淋的秀发上滴落下来,落到地上,碎成一片,我的眼光,定在了她的身上。
  
  天啊!这是怎样的一个美女啊!纯洁的宛如不食人间烟火,我感叹着。这时,她水灵灵的,带有忧郁的大眼睛眨着,脸上飞过一片红晕,似乎很不好意思的问道:“先生,我可以和你打一把伞吗?我……我没打伞。”
  
  我是从来都不拒绝女人的,尤其是美女。
  
  “好啊,当然可以了。”我就像一名英国的绅士一样,优雅的说着,顺便,把我的伞举到了她的头顶。当然,不用说了,我这边开始被雨淋了。
  
  “先生,这样你会淋着的……”她不是瞎子,看到了。
  
  “没事,男生的体质比女生的强,我淋一会儿没事的。”我微笑着说道,她的脸更红了,害羞的低下头去,但低下头的她显得更好看,更美丽。
  
  看她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便主动了一下:“要不,我再近点?”
  
  “恩。”她点了一下头,我便立即钻到雨伞下去了,毕竟,被雨淋的滋味实在是不太好受,何况,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和美女共打一把伞的福气啊。
  
  “你的雨伞很好看。”她轻轻说了一句,却赢得了我的好感,第一次,我可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夸我的这把伞啊。我很高兴,也很快乐,终于有人赞同我了。
  
  “我送你回家吧。”我语气平和的问了问她。
  
  “……,可是……我没有家,自从我离开家以后,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了。”一开始她犹豫着,最后终于说了出来,眼泪,随着雨水打落在地上,拜托!我可是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女生哭的哎,这下,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虽然我刚才怀疑了她是一个骗子,但一看她那纯洁的面孔,就让我相信了她真的是无家可归,而不是一个骗子。说不定她只是一个和自己的家人闹了一顿脾气而离家出走的呢。
  
  “要不,你不嫌弃我的话,就先来我家住一会儿吧,天下哪有父母不要孩子的呢?也许他们只是暂时生气,改天,我和你一起去劝劝他们二老。”我安慰到她,其实让她到我家去住是因为这个暴雨天气如果还让她在大街上瞎走的话,她一定会感冒。而且我家就我一个人,父母在外地,如果她真的是一个骗子的话,我一个大男人,还能打不过她?不是骗子的话,就当积了一点德吧。
  
  “真的?”她惊喜的抬起头来,问道。
  
  “真的,只要你相信我不是坏人就行。”我也笑,太好了,她总算不哭了。
  
  “恩,我保证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可以帮你做饭,洗碗,打扫房间。”她立即说着,好像怕我会突然一个决定,再反悔,不让她到我家去躲雨了。我笑着摇了摇头,就和她一起回我家,我是要帮助人的,不是打算趁此占便宜要一个免费的保姆的。
  
  不一会儿,我和她到家了,我打开门,首先入眼的是我那乱的不成样子的家,方便面,矿泉水瓶就那样摆在桌上,地上到处都是揉成一团的报纸,房间更乱,衣服都乱扔在地上,床单还没有叠好,该死!怎么会忘了这些?早知道先让她在外面等候一会,我再收拾收拾了。恩……现在的我,很尴尬啊。
  
  “嘿嘿,你饿了吧?我出去给你买些晚饭啊,你先坐会吧。”说完,我就拿着钱包狼狈的跑了出去,天!丢脸丢大了……
  
  等我提着晚饭回来时,却惊奇的发现,此时,我的家十分整齐,焕然一新,我立即走进房间,衣服都在衣柜里整齐的摆着的,床此时也整齐的叠好了,整齐的……像一个方块。我立即走到客厅,她还是那样的坐在沙发上,微笑着,哇,我惊呆了,她到底有着怎样的一个手啊?竟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那我一开始凌乱的不堪入目的家打扫得这么井井有条?我完全佩服上了她。
  
  “你,好厉害啊。”我夸了一下她。“恩?这没什么的啦。”她又不好意思起来,她还真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女孩啊。“呐,快吃吧。”我把手中提着的饭盒给她,让她吃。“啊,谢谢。”她接过来,慢慢的吃了起来,好优雅啊,就像一个大家闺秀。
  
  “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和你的年龄。”我问道。“我姓云,叫云雨。今年20岁。”她很简便的说了一句。
  
  “哇,原来你真么年轻啊。云雨?很好听的名字啊。”我夸了一下,真的蛮好听的,云这个姓可是很稀有的。“你呢?”她问道。“我啊,我姓刘,叫刘附鹄。今年24岁。“我回答。“刘附鹄,不错的名字啊。”她也笑了。我们就那样聊了一会儿,不久,我明白了,原来她一开始是和朋友出来打工,但父母不同意,最后,她瞒着父母出来了,现在,她朋友早就不知去哪儿了,不辞而别,她也不敢回家,就只好到处走,然后就遇到了我。我庆幸着,幸亏她没遇到坏人啊,现在的这个社会,真的是很乱的啊。
  
  马上,就到了晚上,我困了,就回房间,把床铺好,再走到她面前,说:“你去我房间睡吧。”“那你呢?”她疑惑了。“我睡沙发就可以了。”我回答。“可是……”她一听,就急了,她没想到会给我添了麻烦。“我睡沙发吧。”她说着,就抱住了沙发,躺在上面。冲我眨巴眨巴眼,这……也太小孩子气了吧?不过很可爱啊,我笑了笑,说:“我睡沙发吧,男生是不能让女生睡沙发的。”
  
  “不!我就要睡沙发。”她说了一句,说完便开始睡了,没办法,难得遇到一个肯为他人着想的女孩,我无奈的给她披上了被子,就去睡觉了。
  
  我刚睡着,云雨便睁开了眼,坐了起来,走到窗台,看着外面的下的淅沥哗啦的雨,眼睛里,充满了悲伤,哀怨。她,一夜未睡。
  
  早上我睡醒了,便打着盹起来,咦?不对劲啊?为什么感觉家里有点不对劲?衣柜,好好地,还是原来的衣柜,钱包?还安然无恙的躺在床头柜上呢,其他的东西,都没有任何问题,都在那儿,一动也没动,那,到底是哪儿不对劲呢?我奇怪了。等到我起床叠被的时候,才发现,被子很潮湿,枕头也是,看来是好晒晒它们了,我这样心想。打开房间门,我想轻声慢步的到客厅里去准备上班,怕吵醒到她,却发现她早就起来了,还准备好了早饭,哇,这也太勤快了吧?我又吃惊又高兴,她给我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
  
  她坐在沙发上微笑着,早饭是牛奶面包,摆在茶几上,她说道:“谢谢你的照顾,我准备好了早饭,请过来吃吧。”“哪里哪里,你来了以后,我的家就变得干干净净的了呢,这还是你的照顾呢。”我笑着说,边坐下来,开始吃起了丰盛的早饭。
  
  恩……这早餐唯一的缺点,就是好像用水泡过似的,好潮湿啊。我皱了皱眉。
  
  “怎么了?”她看到我皱眉了,立即问道。“没事,就是好像这房子有点潮湿了。”我嘴里嚼着面包,含糊不清的回答。“是吗?”她那悲伤的眼神又出来了,不过我没有看到。“没事的,很快就好了。”云雨这样说着。
  
  “我去上班了,冰箱里有吃的,你饿了的话,就拿去吃吧。”刚说这句话,我就觉得这有点多余了,她要是不知道冰箱里有吃的话,那怎么准备出这些食物呢?
  
  “啊,你要走了?”她看起来不太高兴。“没办法啊,我还得上班呢。”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除了那些事业狂人,没人喜欢上班的。“我晚上就回来,先走了。”说完,我就提着那些公司要用的文件,走了。
  
  云雨看着我走后,便把我吃剩的面包放回冰箱,自己,却一口也不吃。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下午公司下班,我便早早的回了家,一打开家门,便闻道了饭菜的香味,我还以为云雨已经走了呢,没想到她还在这儿,我是不是太信任她了?不管这些了,我走到客厅,茶几桌上竟然是我最爱吃的烧鲤鱼,因为我不会做饭,爸妈又不在这儿,所以已经很久没有吃到烧鲤鱼了,是云雨做的吗?我很感激她。
  
  “你回来了。”云雨抱着衣服出现在我的面前。“你,在干什么?”我看看她手里抱着的衣服,很是不解地问道。“我看你的衣服有点脏了,就给你洗洗。”她笑着说道。这个女孩真的很勤劳呢,我开始喜欢上她了。
  
  “啊楸!”突然,我打了一个喷嚏。云雨立即停止了手中的活,很是紧张的看着我,说:“你没事吧?”看着她那紧张的表情,我感到好笑。“没事的,可能是感冒了。”我笑着说。“真的不要紧吗?”云雨再次紧张的问我。“那当然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还能不知道吗……”我拍拍胸口对她说,可是,还没说完,我的头就一晕,倒在了沙发上,她看起来更担忧了,立即把我扶到了床上,给我铺上被子。
  
  床好湿啊,被子也是,盖在身上很不舒服,我的头更晕了。她也看出来了,皱眉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摸着那床被子。“没事,衣柜里还有其他的呢。”我提醒到她,她听了,苦笑了一下,打开衣柜,拿出一个新的被子,盖在我身上,竟然……还是湿的!
  
  我感到不对劲了,真的很不对劲!今天我出去上班的时候,阳光强的都睁不开眼,那为什么家里还这么潮湿?而且还晒不到一点阳光?这些情况,好像是从昨天开始的,昨天,也就是云雨来的时候,突然,我想到了家从凌乱变成了整齐,真的只需要那么一点时间吗?还有,她真的是和父母吵架离家出走的吗?我怎么没有听到她给家里打一个电话?第一次,我对云雨产生了怀疑,看着她的抑郁忧伤的眼神,似乎早就知道我会这样似得,我对她的怀疑越来越大了。
  
  记得有一次和同事们谈论鬼神,同事说有一种妖,叫做‘雨女’,此妖在雨天立在雨中,如果这时候有男子向她微笑,与她共用一把伞的话,那她就会永远跟着他。此后,该男子就会一直生活在潮湿的环境中,因为普通人难以抵挡这么重的湿气,所以不久就会死去。
  
  我感到了恐惧,云雨,她不会就是同事所说的雨女吧?我的头越来越晕了,身体也感到无力。
  
  “你,还是这样了。”云雨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我又诧异有害怕,不会……真的是吧?
  
  “我同伴早就和我说了,我不可能会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因为他们是凡人,是受不了我们的。”云雨继续忧伤的说,我想说话,但说不出来。
  
  “可是,我不相信,所以就每次都去寻找能接受我的人,可是,几百年了,还是没有找到。”
  
  我真的很希望这是一个梦,或是云雨的玩笑,我这么年轻,还不想死。
  
  “谢谢你的照顾,请你祝福我吧,我要去寻找下一位了,我相信我会找到的,对不起,还有,谢谢你了。”云雨给了我一个我微笑,便消失不见了,也许他又在等待下一个雨天吧,谁知道呢?我只知道,我的头脑越来越迷糊不清,真的就要死了,我的世界,开始黑了。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