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777娱乐客户端

鬼故事:蛇形玉佩

时间:2015-12-29 来源:未知 作者:秩名 阅读:
今天因为与女朋友吵了架,我一气之下跑到了外面,招呼哥们出来烧烤店喝酒。
  
  酒这东西,心情好时千杯不醉,心情差时就恰恰相反,我只喝了两瓶老雪,脑袋就迷糊的不行,哥们开导我,娘们都是不知所谓的感情动物,任性,胡闹,但心绝对是真的。我想着我和女友相恋两年,的确有些小题大做,谢绝了朋友的相送,我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天色已晚,凉风吹过,我脑袋清醒许多,昏黄的路灯将我的影子拉的很长,这一段路静悄悄的,我不想打车,离家不远处有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超市,想着进去买些她爱吃的零食,就当赔罪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哪错了。。
  
  拎着零食出来时,一辆黑色轿车疾驰而过,将一个女人直直的撞飞起来,“啪”一声落在我的脚下。
  
  这样形容一个人落地是非常不准确的,那种夹杂着骨骼碎裂、皮肉迸溅的声音,令人发自心底的感到毛骨悚然,恐怕我这一辈子也只能听到这一次。
  
  我伸手一摸脸,手上多了些血迹,是溅上来的,那女人侧趴在地上,鲜血争先恐后的从她体内涌出来,涌向我,我才如梦惊醒般跳开,那鲜血混合着脑浆头发,像极了摔烂了的调色板,我顿时一阵恶心,弯腰吐进了血泊里。
  
  那司机下来看了一眼,见人的脑袋都摔裂了,吓得驾车跑了,我翻出手机,酒性全醒,慌忙拨打了报警电话。
  
  夜晚路上行人不多,但还是很快聚集了一小帮看热闹的,我是第一目击者,电话里特意嘱咐让我留下,刚吐完我身体难受的很,又想到此时女朋友还一个人在家,怕她担心,就给她拨了个电话。
  
  可惜响了很久也没人接,我有些不放心,这丫头平时不到十二点都睡不着觉,可转念一想,准是还生我的气,故意不接的。
  
  放下电话,我无意扫过女尸的脸,着地的半张摔的稀烂,另一半倒是清秀的很,估计半小时前还是个大美女,真是可惜了。
  
  她挤压的变形的唇角突然微微一翘,我吓的一激灵,再去看,还是原样。
  
  酒真不是个好东西,我揉着鼻梁,这都出现幻觉了,也不知为何,大夏天的,不冷但却很凉,不过看看周围看热闹的人,还有光膀子穿背心的,理理身上的衬衫,我暗想这不会是要感冒的前兆吧?
  
  警车很快就来了,就地做完笔录,我看看时间,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好在离家不远,我走时回头看了一眼,白布将女尸蒙上,有殷红的血从中渲染开来。
  
  我摇摇头,她的年龄看着比我还小,太可惜了。
  
  我和女朋友租住在一处老楼区,回家要经过一条黑暗狭窄的巷子,胃里面吐光了之后,脑袋反而清亮了,我走在巷子里,想着等会儿怎么给女朋友赔罪。
  
  不远处出现一点火光,忽闪忽灭,像一个人的烟头,看来我前面还有一个人,我拎着零食袋子,忽然觉得脖子处有冷风轻吹了一下。
  
  我浑身一激灵,猛的回头一看,一道模糊的白影一闪而过,我揉揉眼睛,只见身后的巷子黑洞洞的,我明明记得进来时巷子口有个卖烤玉米的大伯,摊位上打了一盏灯,可灯光却丝毫不见。
  
  难道是收摊了?想起那白影我心里有些发毛,加快脚步只想快点出这巷子,黑暗里那烟头的火光忽明忽暗,我的脚步声急促沉重,由于没有灯光,我不小心绊到了地上的一块砖头,身体一个踉跄,好在没摔倒。
  
  站稳后,我听到身后有与我一样沉重的脚步声,在离我很近的地方消失了。
  
  后背一阵寒意,我感觉到,有什么冰冷的东西紧贴着我的后背,阵阵凉风吹在我的耳后,脖子上,像一个人正用嘴巴向我吹气。
  
  我脑袋里蓦然想起被车撞死的那个女孩的脸,我想跑,可身体竟不听使唤,我向前方那个抽烟的人大声呼救,可声音只存在于我的想象里,我只能在黑暗里恐惧的睁大眼睛,有一双冰冷的手搭上我的肩膀,缓缓的凑近我的脖子。
  
  我不知哪来的力量突然挣脱,我不敢回头去看那未知的力量,边跑边大声的喊,“前面的哥们!等等我!”
  
  我慌忙向前跑着,脚下凹凸不平的地面使我几次踉跄,前面的人并未理会,我跑他反而也跑起来,始终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身后又有沉重的脚步声步步相逼,这巷子本不长,我跑了许久却没有跑到头,太邪门了。
  
  平直的巷子不知何时竟有了斜度,越跑越能感觉到仿若是在下坡,我心里越来越恐惧,好在那抽烟的人停了下来,我几步追上去,手搭上那人的肩。
  
  触感冰冷僵硬,我喘着粗气抬起头,只见她半张脸被摔的稀巴烂,皮肉外翻脑浆横流,另半张脸清秀可人,瞳孔里散发着如烟头一样橘黄色的火光。
  
  “啊!”
  
  我慌忙放手,后退两步,她竟一直是面向我的!她嘴角缓缓勾出一个诡异的笑来,尖锐的声音刺破空气,“跑啊!接着向下跑啊!”
  
  我恐惧的往回跑,重重的撞在一个僵硬的身体上。
  
  她用半张脸狞笑着,“跑啊!你跑不掉了!”
  
  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我惊恐的看见,墙里面,地面下,不停的钻出她的样子,狞笑着将我包围。
  
  冰冷的手紧紧的攥着我的手臂,或推搡着我的身体,将我用力的向更黑暗的深处推去。
  
  “你放开我,撞死你的人不是我,你要报仇就去找司机!”
  
  我恐慌的挥着手臂,却根本抗拒不了这种力量,我绝望的大声呼救,恍惚间,听到了女朋友的声音。
  
  “喂,你手舞足蹈的干嘛呢?”
  
  我睁开眼睛,发现我正在巷子的出口,袋子扔在手边不远处,零食洒了一地。
  
  我一时没回过神来,惊恐的四处张望,“那个女鬼呢?”
  
  “什么女鬼,你又喝酒了!”
  
  我心虚的吸吸鼻子,那女鬼太真实了,难不成是我喝醉了幻想出来的?我赶忙捡起地上的零食陪笑道:“今天是我错,你看我买了你爱吃的零食给你赔罪,别生气了。”
  
  女友看着我手里的零食袋子,眼泪在她眼睛里打转,我慌了,她擦擦眼泪解释,“我也有错……”
  
  “都过去了,回家吧。”
  
  我牵着她的手往家走,心里面暖暖的,她翻翻零食袋子,找出来一包薯片,边走边吃。
  
  女朋友在路上说了很多我们从相遇到现在的趣事,很多我都忘记的小事她竟都记得,到家门口时,她说,“真后悔和你吵架。”
  
  女友今天格外乖,我捏捏她的脸蛋,这丫头出来时竟没有关门,里面没开灯,我走在前面,摸索着按下电灯开关。
  
  白色灯光下,女友的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在客厅的地面上圆睁着眼睛。
  
  我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怔了两秒回过头,只看到一包薯片从半空中落下,没吃完的薯片散落一地。
  
  一周后。
  
  那天入室抢劫误杀女友的罪犯已经找到了,找到他时他已经疯的不成样子,一直说有个女人盯着他看,我相信那是女友的复仇方式,我站在女友的墓碑前,将一束白玫瑰放在墓前。
  
  没有人相信在巷子出口,我和已经死亡的女友聊了那么多开心的事情,我想,若不是女友出现,我会被那半脸女人拖入斜坡下的黑暗。
  
  我闭上眼睛,阳光下,仿若有一只看不到的手,轻柔的拭去我流出的泪。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